創業雜談 #1

Photo by Elijah Hiett on Unsplash
「我也當過冒險者,但那不合我的胃口。痛苦太多,收穫太少。」
— 戍衛要塞商人,收藏家維達

自從去年九月底受朋友之邀,誤打誤撞成立了新公司和產品,我的時間在家庭和兩間公司之間碎裂的一發不可收拾。原本以為對大量專案極端忙碌的情況也經歷了不少,結果事實證明,人生就像街頭,轉角後永遠都有全新體驗在等著伏擊你。

這次在新創公司內扮演的角色除了後端程式開發、主機系統建置,還包括了產品規劃、營運框架、行銷企劃、業務推廣等等,一顆腦袋要在各種不同的角色上切換和操作, 常常壓力大到忍不住懷疑人生。

前幾天餐桌上,老婆問我:「你現在忙成這樣,到底是有沒有多賺?」問的我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很多人創業都是懷著滿腔熱血,想要一圓夢想或者改變世界,再不然就是覺得可以加減多賺一點。但回頭看看自己,當初踏上這條路好像也沒什麼特別原因,就只是覺得 該來做這件事 所以就做了(先生,你的腦呢?)

第一間公司 覺形創意 的共同創辦人是個奇妙的緣份,不是找什麼至親好友或老同學,而是曾在 BabyHome 短暫駐點過的網頁設計師 Ray。在認識的一兩年後,正好彼此一前一後地從所在公司辭職,索性一起成立了公司。為什麼想找他一起創業、怎麼說服他的早就忘了(記性不太好),但這幾年來風雨顛簸,兩個人在事情處理上卻都不可思議的能相互配合,靠著運氣和默契,也這樣一步步邁入了第六個年頭。

當初為了以公司續存為目的,我訂下每筆專案入帳後拆撥 20% 為獎金的薪資制度,結果前三年兩人幾乎都只領到法定最低薪資,直到第四年才逐漸好轉,即使如此,現在的薪水仍只有出去給人家請的一半;有時候想想自己,真的像是 《暗黑破壞神III》裡的那句名言:「痛苦太多,收穫太少」。


回到餐桌上老婆那如箭矢般犀利的一問,我也只能幽幽回答:「沒有多賺啊,薪水和之前一樣」。

畢竟新公司還沒開始賺錢,創辦人們只能領領最低薪資,而原公司因為有轉投資的緣故,我也自主把自己薪水砍半以補貼投出去的錢,在這一來一往之下,實領的薪資還是一樣低啊啊啊…(所以我說那個你的腦呢?)

撇開講到薪水時老婆嘴角那一抹冷笑不談。如果你問我,這樣辛苦創業到底有什麼意義,重來一次會再選擇一樣的路嗎?我覺得答案還是肯定的。

創業之於我,比較像是生活裡的一個部分 — 我的工作和生活緊密交織著;這種我所冀求的生活樣貌,當中有著自己的小小事業,豐富滿足我的興趣和人生,也正好能賺取免強堪用的金錢以生活下去。

每個想創業的人都有自己的遠景和想像,每個已經踏上這條路的人也都有自己的現實和初衷。這是我創業的雜談和反思,那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