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有一個夢想。怎麼不被現實的殘酷醃成一條咸魚?

網絡圖片

學弟妹在安平開咖啡館,老師和我受邀前去喝一杯免費咖啡,給一點意見。摩卡甚好,咖啡豆裡自帶可可香氣,蛋糕也不錯。老師慨嘆:「現在年輕人都喜歡開咖啡店,不愛做研究。」我微微苦笑,也許真的如此,但開咖啡店,絕不是很喜歡就可以。

薯伯伯多年前在西藏開設風轉咖啡館。咖啡館成名之後,許多人羨慕他的生活,問他經營咖啡館的訣竅,幻想着自己也開一家,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薯伯伯回答,開咖啡館是一件:「每天都要想錢從何來,你不會想過這樣的生活。

每個人都擁有夢想,但未必勇氣追尋夢想

電競產業方興未艾,媒體主動報導,成為許多厭倦了一成不變生活的年青人的寄望 — — 假如能成為電競選手,把興趣當成職業,就能擺脫枯橾和絕望的職場了。

Facebook半年前流傳一篇文章,某位遊戲雜誌資深記者,篤破一眾年青人的夢。文章大意是,大家以為電競選手只不過是打打遊戲這麼簡單?怎麼可能。電競世界遠比想像中殘酷,甚至普通職場更加艱難。普通職場,做不到成績,大不了無法升職,每個月薪水還是照領。電競世界,做不出成績就會被淘汰,而能夠做出令人看見的成績的,全台灣不超過五人。他認為抱著打遊戲心態入行的玩家,很快就會被淘汰。而他認識的選手,均是抱著「我要找到遊戲最棒最妙的一個戰略動作」的心態,三天三夜不睡覺, 只為找到那最精妙準確的一著。就算寫稿的記者,同一時間操作兩台電腦工作的,亦大有人在。他認為擁有堅毅不屈,能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苦果的選手,才有資格說出:「我想把興趣當成職業。」

確實,大部份成功人士背後,都付出我們難以估計的努力。但努力未必獲得回報。普遍職場如是,創業、斜摃、新興產業,尤其如此。每個人都擁有夢想,但未必每個人都有勇氣追尋夢想。因為理性上我們知道,必先犧牲目前尚算安穩的生活,投進茫然與未知,而且失敗的機會非常高。相比較之下,好像停留在目前,找一份普通的工作,也沒甚麼不好。

踏出第一步靠勇氣,之後是天賦、計劃和運氣

到底是甚麼促使我們,堅決地跳出原本圈圈,追尋理想?《這份工作,你真的想做一輩子嗎?》繪畫了一幅起跳藍圖:

第一階段:傾聽內心的微小聲音
第二階段:擬定計畫
第三階段:允許自己成為幸運兒
第四階段:別回頭追憶過往

當人們無法逃避內心那微小的聲音,起跳這個過程便會萌芽。邁出那一步,往往只是一點勇氣。然而,單憑勇氣遠遠無法達至成功。需要擬定周詳計畫,堅忍不拔地實行,方有一線生機。

奈特.錢伯斯決心創立自己的背包品牌。估量之下,他預備守住目前工作,儲備資金,希望一年後投入生產。可是單靠一份工作的薪水,儲蓄過程將長達兩三年。計算之後,為減省生活開支,連房子也退租,唯有睡在車上。每天過著晚上睡車子,第二天繼續白天的工作,下班後往健生房洗澡,回到車上繼續構思起跳計劃。這樣的生活足足過了一年,終於能有足夠資金,追逐理想。

然而最初起跳,好運氣並沒有立即降臨。奈特碰了許多釘子,發覺自家品牌的生產不足以糊口,差點就要退回去找工作了。幸好健身室老闆邀請他當合伙人,奈特得已在健身室教學,同時在健身室的角落,陳列自家設計的背包品牌,夢想才得已延續下去。

當一條咸魚沒甚麼不好

周星馳說,人沒有夢想,和一條鹹魚有甚麼分別?坦白講,每件事都要付出代價,追尋夢想所付出的艱辛,往往超乎想像。得到的,亦未必是你想要的結果。坊間大量出版物,均是成功人士書寫,教授如何追求理想並達至成功,卻沒幾本是寫,哪些人付出努力,然後失敗。

我認識許多設計師,打工十年後自立門戶,或自己開公司,或成為自由業者接案。其中只有一兩位能成功維持生計十年,大部分三年之內,都回到職場,替別的老闆打工。設計師阿Ben在三年的自由業生涯之中,每天工作十八小時,而且不知道為甚麼,工作室失火三次。無奈地只好結束他自由業者的身分。

至於講到起跳與否,我向阿Ben訴說自身的擔憂,出乎意料地他這個「過來人」讚成我試一試。相反那些工作安穩,未試過創業的朋友,持相反意見。我問阿Ben,既然你們都失敗了,承受了失敗的後果和痛苦,如今享受着支領月薪的幸福,為甚麼還鼓勵我起跳?

阿Ben說︰「我們失敗,因為我們恐懼了,沒勇氣走下去。恐懼會使你失敗,但勇氣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