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後我同時打兩份工,這算是斜槓嗎?

經歷公司四月份的裁員潮以及連續兩個月的求職潮後,我推掉了最後一份工作,正式考慮,開展多份兼職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我是相當熟悉,大學時代就是這麼過來的。因為要自己顧自己,讀書之外,還同時打三份工,雖說都是一些文書的工作,不過也辛苦。主要是沒時間休息,同學們調班請假去玩,我便把他們的工作全部搶過來。大學畢業之後,就一直想要穩定的全職工作。興許是際遇不好或別的原因,工作都是賣身的,沒有休假。全職工作亦很少超過兩年。直到今年四月份,在那份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工作決定裁切編輯部,我便踏上了兩個月之久的兼職之旅。我忽然發現,兼職也許更適合自己也說不定。

在穩定發展和穩定沒有發展之間

敘述兼職生涯前,應當說明一下我的背景。我的職業是出版社編輯,全職做了五年。最初只懂文字,因為公司不斷裁員,我便開始了攝影、排版、Photoshop,現今擁有四張證書。另外兩年做過台資連鎖書店職員,基本上是一人管一家店的規模。這是我培養的硬體力。軟體力則因為瘋狂地與作者、美編、攝影、顧客、收銀、老闆、上司等溝通,他們全部是菁英級情緒勒索者,隨便一個人講一句說話,都會令你想死。結果我在失業期間,持久的面試過程,獲得以下評價:

你以前做的東西都很簡單而已。
你拍的照片⋯⋯美圖秀秀更漂亮啦。
你是文字編輯,但車牌只是P牌(新手牌)。
台灣畢業那麼英文會比較差。你懂會計嗎?
我們希望和員工保持長期合作關係,所以你的人工要求太高了。

車牌?但我來見編輯喎,因為我不懂會計,所以要求人工太高?喂,大哥,這是甚麼話?五年工作,初入行時一張白紙,下班熬夜一項一項修習,把白紙變證書,得來的技能,在那些老闆眼中,原來甚麼都不是。他們更重視為甚麼我寫東西要跑去拍照,為甚麼每份工作只有兩年⋯⋯

恰巧此時,一整年沒有聯繫的舊老闆,問我有沒有時間短期兼職。我缺錢,便去了。

當我還在書店輪班工作時,手頭上也有一兩份兼職。長時間待在高壓和高要求的工作環境,每次去到兼職時,會覺得工作好輕鬆。同事臉色比較好,畢竟我和他們不存在競爭。他們每次見到我,覺得我這麼開心,都很奇怪。我說因為輕鬆呀,這邊有講有笑。我在公司自己的同事裡面,每分鐘都在搶新聞搶稿子。他們說:我們怨氣大的時候,你不在而已。

確實如此。一個兼職員工,或者斜槓工作第一個優點就在這裡,不需要承擔公司裡無謂的人事糾紛

懂得維繫關係的PT才活得長久

意思並非可以不理會別人感受,胡說八道,畢竟公司和社會的主題是人。相對於FT,PT要維繫關係容易得多。PT無法日日和FT相見,因此PT維持關係的首要目的是,增加見面機會。見面,等於有工作。

FT與同事建立關係,依靠閒聊。閒聊的話題,不外乎:

  1. 同事八卦
  2. 怪客行為
  3. 天氣飲食電視劇

PT則可以無視頭兩項,因為FT同事會主動講,一講就停不下來。再來便是第三項,如果你想令到FT同事,願意抽出工餘時間,和你聯誼。那麼,第三項多累積的好。而PT員工,應該更重視另一個建立關係的形式:信賴度

信賴度的建立,直接影響到下一次你能否獲得這份工作,同一時間有兩個人可以上班,老闆憑甚麼選你。PT對信賴度的要求,遠高於FT。我們一定在公司遇過一些同事,做了廿幾年,毫無建樹,也無甚大錯,對人對事都不太認真。但他就是比你長命、比你資深,你無法避免與他共事。

PT則剛好相反,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即使你有過人專長,情況一樣。彭浩翔拍《維多利亞壹號》,不聽老闆話,結果好長一段時間,行內都不敢用他。行內人的說法是:他不聽老闆話!看,多可悲。所以在這一方面,PT務必要小心。為了下一次工作著想,退一步海闊天空。

Well。當然。假如有一天羽翼豐滿,就管他的。

同時多份兼職等於斜槓嗎?

答案:不是。

聽起來讓人很沮喪,怎麼同時兩份性質不同的兼職,甚至更多兼職,就不算斜槓呢?斜槓的定義,不就是多元收入模式嗎?斜槓青年多麼潮流、多麼高尚,要是我在履歷上寫上斜槓青年,感覺讓人很特別。我寫:打零工的。魯蛇到不行呀。

斜槓的定義除了多元收入,行業性質傾向創作、設計、巿場發展等。這些行業有個特徵,工作時數不定。比如攝影記者好了吧。那根本是按任務的單子執行。有時一星期每天只有一單工作,有時一天有五單。好些廣告公司,沒有規定員工上班時間。創作人員二十四小時動腦筋構思,開會、動工才實際操作。工作時間本來就很難計算。老闆時常覺得,他們平常沒事做,很閒,改個圖而已需要多少時間?白領薪水。

我目前的零工,全是時薪。對我來講比較有保障,上一小時的班,出一小時的糧。相比起接回來的攝影工作,經常遭客人拖欠酬金,中間花費大量時間協商細節,我覺得時薪相對上省算。當然,我的考量是,只要我有一份時間固定,工時短的零工。我便可以發展時間不穩定的任務式工作。零工下班後,可以去拍照、去寫作、去閱讀、去考察。

我認為自己也算斜槓的一員喔。尚未成功養活自己罷了。同時,我享受這兩個月的PT工作。薪水是少了一大截,不過我在零工之時,找回了自信。嗯。可能我在全職工作六年期間,遇上的組織問題較多之故。打零工的狀態,不算斜槓,然而這可以是並存的。我同時透過零工和接案子,開拓職業生涯新方向,人生的新定位。

兼職的不安,有時無法擔心太多

當我決定要找兩份兼職取代一份全職之時,朋友間的反應,問十個,九個反對。他們均認為,一定要有一份體面的長工,大公司工作,漂亮的薪水、漂亮的履歷。尤其是我這種從小魯到大的魯蛇,最好是在政府部門,安安定定熬過一輩子。或者當個會計甚麼的,熬個十幾年,將來找工作,開薪酬時才會提升。一旦薪酬不提升,終究只是橫向發展。若想薪酬提升,穩定的全職工作,就是必須的。

的確,這是相當關鍵的考量。今時今日的香港,即使繁榮了三、四十年,世界天翻地覆了好幾次,談論到工作、前途和將來,人的觀念、社會的價值,變化卻不太大。

大家普遍認為,長工好、月薪好、福利好。證明員工能適應公司文化,主要是熬得下去,不會隨便辭職,能夠與公司保持長期合作關係。拜託!這完全是假象。如果僱主或社會,真的視長久合作為基礎,為何合約要每年重新簽訂?為何離職雙方只需一個月通知。好多公司會說,哎唷,如果員工沒犯甚麼大錯,五年十年公司還是會續約的。

現實是,甚少公司,特別是華人企業相信長久合作。入職時他們只把員工當作一般勞動力,不會視為公司將來資產來培訓。公司不會考慮員工的將來,員工也不需顧慮公司是否變好,每天營營役役地過就行。

所以很多人剛找到工作,就計劃下一步跳往哪裡。有一句話在端傳媒看到:

斜槓青年在一個依賴勞動剝削的體制中逃避異化,結果成功的人上了端傳媒,而失敗的人還在找下一份兼職工作。

不止斜槓,兼職、全職也是一樣。一個全職打工仔,無時無刻都想脫離剝削的勞動體制,暫時不得不依賴它,所以選擇由一個地方,跳到另一個地方。一定有幾個這樣的人吧!明明有全職工作,很穩定,卻每天抱怨公司這裡不好,哪裡不好,老是問我們有甚麼工作介紹。無論甚麼身分的人,全職也好,兼職也好,我們都在努力地找下一份工作。

另外,大家會擔心兼職太久,之後找全職會有困難。我的情況是即使一直全職工作,找工作的困難不會減輕。新老闆必然質疑你,何故前一份工作做了十年,突然要轉工。我做了六年出版,今年去面試遇到的不愉快,前面也講過。上周去了另一家公司面試,他們請我,不過我回絕了。隔天老闆打來,開出行內最高薪讓我去上班。並非我突然獲得國際大奬身價暴漲,只不過是他們缺乏我需要的技能。

如果我這樣子能活一年⋯⋯

無論兼職和全職都一樣,需要時,老闆拼死拼活,連哄帶騙叫你去。不需要你,一腳踢開。若是如此,我倒不如少賺一點,留多一點時間,做自己。我希望開展半年的PT生涯,直到2018年年底。我想參加一個為期七日的活動好幾年,一直沒時間。現在剛好有一個機會,我有一份穩定的兼職。我想試一回。會定期更新的啦。目前的我經濟狀況如何,找工作是否順利,活到那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