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線性人生摧毀了你,通才的道路更能發揮潛能

《沒定性是種優勢》/ How To Be Everything

肥灰聽說我準備考領隊牌,希望兩年後轉職一邊導遊,一邊寫文章,他立即說︰「浪費錢。你不可能入行。」我解釋說,目標是兼職,不打算全職做。他講完兩句髒話之後,批評︰「之前你在書店工作好好的,不做;出版社工作,安安穩穩,又不做。每兩年轉一次工,每次都只聽你講,做到甚麼甚麼時候就轉工。其實你有沒有想過一份工做十年,儲錢儲人脈?」

想深一層,還真的沒有。

他的話令我陷入了極端的自責和沮喪。從小我的志願就是做和書相關的工作,打算從一而終,做到死為止。小時候讀的名人傳記,名伶、藝術家,歌頌他們為藝術犧牲,生命最後一刻,選擇死在舞台上。怎麼長大之後,我卻老是坐不定,不停換工作?

身邊的朋友一份工打足十年,由接線生花升到助理經理。在他們眼中,我這種轉來轉去仍在低位的人,最終無法往上爬。中年成為裁員對象,老闆覺得我沒定性,不願聘請。失業後淪落街頭,無人可憐──誰叫你沒定性呢?

如果你和我一樣,一份工作最多只做三年,時常覺得前方有更吸引的事物,卻又有著淪著街頭的憂慮,也許這本書能令你挽回自信。

《沒定性是種優勢》是鮮少談論多重潛能者的專書。在一片主流聲音中,闢出另一種聲音。

沒定性是種優勢
作者:艾蜜莉.霍布尼克 / 朱靜女譯
出版:天下雜誌,台北:2018。

從一而終 vs 觸類旁通

這本書是解構一種非主流的工作模式和性格。「從一而終」是社會煲奬的價值觀。一份工作或職業,做滿十年,社會便會承認你是該行業的專家。相反,跳轉得比較快的人,就被批評是沒定性、沒耐性,是職場的失敗者。作者艾蜜莉把「從一而終」的形態,定義專才型:觸類旁通則命名為多重潛能者。

兩者的工作形態和職涯軌跡差異巨大。專才型是典型的線性職涯,透過在單一專業深化、深入,成為社會公認的專家。在專業領域,無人能挑戰專家的地位,然而一旦離開該領域,專家就和白痴沒兩樣。

多重潛能者的職涯卻像一台不斷切線的汽車,在不同的時間點和公路,在穿右插,看不到終點。別人看起來,就像瞎眼蒼蠅,沒方向也沒目標。社會普遍對多重潛能者的職涯選擇,抱持負面意見。

我原本也以為自己是「一輩子演戲最終死在舞台」的類型。沒想到出來工作之後,發現自己的興趣跳轉甚快。原本是公司削減人手而兼任其他職務,結果在嘗試新項目的過程中,發掘到新興趣,義無反顧地跳轉。可惜在旁人眼中,如此兩三年一跳,等同每一份工作做得不夠深入,削弱了職場競爭力。

肥灰的話令我自信低落了半年有多,是否按照社會價值觀,不理會工作有多重複、多無聊,熬到一定年資,就代表是專家?刷忠誠度是不是唯一的方式?定抑或,我忽略了自己未必能夠套用在社會主流價值裡面?

多重潛能者既不見容於社會,自身同時亦承受著不安和自我懷疑,總是覺得自己不符合社會客觀條件要求,不夠資格成為某方面專家。

下圖是作者整理的多重潛能者常常出現的負面感覺。

有趣的是,作者指出我們之所以會出現上述的不安全感,因為我們太善良了,也太坦白了。騙子是不會有罪惡感和不安全感的。我們意識到自己不足,同時努力去補完。只不過,目標和達到的成果,往往只對自己交待,其他人不甚理解而已。

履歷表看不見的優勢

對於大多數的人而言,「完成」意謂著達到一個外顯的終點,比如獲得學位,或者畢生投注在某一條道路上。這種對於「完成」的定義,有著「至死方休」的涵義。對於多重潛能者而言,一旦我們達到當初前來的目的,我們就已經抵達終點了。

多重潛能者其中一項特徵是︰有一個未讀完的博士學位。我想了想,幾位喜歡的職人,例如記者房慧真,攝影師Taotzu Chang,均是半途離開博士學位,發展自己的職業生涯。

半途放棄,莫說是博士學位,即使是普遍如收銀員,旁人均會對你表示嫌棄、鄙視,斥責你不顧將來的成果,沒有明確目標,不知道自己要甚麼,三心兩意,無法專注於一件事情⋯⋯所有導向,都指責多重潛能者終將失敗。

細想之下,類似的批判是脫離真實的,歷史上藝業驚人的多重潛能者非常多。美國開國元勳班傑明.富蘭克林,辦過報紙、發明避雷針、研究過洋流、氣象學,而且是傑出的政治家。芬奇亦是類似的通才型人物,他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從來沒有人質疑他「沒定性」。如果我們拿現今的社會標準量度他們,人類歷史肯定會缺少了重要的一塊。

人生一世,可以掌握兩三項技能,並且以此維生,才不會那麼無聊。

也許我們無法和天才相提並論,可是我的想法是,人生一世,可以掌握兩三項技能,並且以此維生,才不會那麼無聊再說,一旦你能夠每份工作做兩至三年,而且成功存活下來,你就會發現,自己擁有一些別人沒有的特質。

發掘自己長處也是優勢之一,千萬不要看輕自己。

獲利能力和人生價值不要混為一談

主流價值認為,工作和職業主要目的在於賺取金錢。假如一件事情,堅持十年以後,所得比起十年前多,便不應該脫離軌道。最常見例子是香港政府的助理文書主任(ACO)。

ACO 起薪點約$14,000,十年後頂薪約$30,000。按照香港2003年後的經濟環境,沒有任何一份工作,在十年間可以獲得如此升幅。加上公務員穩定、不用加班。好多打工仔在私人巿場,通宵達旦地賣血工作,ACO 早已經下班回家,和家人同聚天倫。

對於多重潛能者而言,意義往往超過了金錢價值,讓自己覺得正在對世界產生正面影響,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如此的論調,幾乎是把人生的意義排除在工作之外。我們無需在工作之中,謀求金錢以外的任何意義。然而,對於多重潛能者而言,意義往往超過了金錢價值,讓自己覺得正在對世界產生正面影響,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唯有意義,我們才可樂在其中,充滿活力地工作。

大家不妨留意公司裡面,資歷最深的同事,他們帶著甚麼表情上班。精神滿滿地,為了解決工作疑難。抑或常勸喻你,事情不必太上心,不要太在意,工作就能長久。

他們肯定這種不求進取的心態,「熬得下去」成為老闆和人資最重視的條件。「熬得下去」,自然能夠獲得一種社會肯定的身分。「熬得下去」,漲面薪水會隨時間而遞增。舒適圈隨著時間漸漸形成,愈來愈不願意離開圈子,並且會對那些不在自己同溫層的人,加以無情地遣責。

讓其他人更了解自己

對於多重潛能者,有足夠的金錢支持我們追夢就行了。

大部分時間,多重潛能者無法抑止旺盛的好奇心。對一件事情短時間著迷,又跳到另一樣新事物裡。我們之所以會轉身離開,通常是因為事情變得太過容易。一旦我們覺得事情不再具有挑戰性,我們就會失去興趣,然後就想去探索新的領域。

前方總是有奇妙而有趣的計劃。縱使缺乏職涯資源,有時甚至窮困不已,也無法生活在一個不認可我們的優勢的世界裡。別人在規劃職涯,多重潛能者則是規劃自己的人生。透過反覆琢磨、實驗,讓自己的事業具有個人特色。

目前我不可能說服肥灰,現在我的努力,是為了將來的自由。畢竟前方沒有人真正走過這條路,我會孤獨地走幾年以至好幾十年。暫時只能夠暫停用社會的尺,量度自己,認真而愉快地繼續向前邁進,找到自己的定位,才是正經事。

對於多重潛能者,有足夠的金錢支持我們追夢就行了。夢想可能是小小的,開一家小書店之餘,可以去學唱歌。當然,對於我們而言,將來的憂慮一直存在,可是無法因為將來的不安,而不去追求現在的快樂和欲望。那麼事情就明顯了,找個方式維持生計,靜待經驗融為一體,發光發亮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