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正名公投」會害選手不能比賽?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

作者:劉家丞,早稻田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今年公民投票第13案「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剛提出時,就出現「公投一通過,台灣會被國際奧會禁賽、甚至開除會籍」的批判聲浪;公投前夕,長期負責辦理台灣參加奧林匹克相關活動事宜的「中華奧會」,公布國際奧會於16日的來函,指出申請更名絕對會影響選手參賽權,甚至召開記者會,與多位國手公開反對東奧正名,讓東奧正名案遭逢前所未有的反彈力道,在輿論上陷入相當不利的局面。

相較於此,贊成「東奧正名公投」的意見則指出,無論是從國際奧會至今所發出的三封信函中的文意,或是從國際奧會依循的「奧林匹克憲章」規定來看,「東奧正名公投」在邏輯和法理上,理應都不會讓台灣運動選手不能參加國際賽事,更不會讓中華奧會被開除會籍。

究竟「東奧正名公投」會不會造成以中華奧會為首的反對方所宣稱,讓我國選手權益受損,甚至讓台灣以後無法參加奧運及其他國際賽事的風險呢?先講結論,就算公投通過後中華奧會被除籍或運動員權益受損,也跟公投案本身無直接關係。

什麼情況下,中華奧會將被開除會籍或禁止出賽?

首先,正如同多數評論者已經說明地非常清楚,會不會被開除會籍,必須從東奧正名公投的實際內容與「奧林匹克憲章」的規定來加以討論。因為國際奧會必須在中華奧會滿足「奧林匹克憲章」中明文規定的「除籍要件」這個前提下,才能依法將中華奧會開除會籍、或禁止台灣運動員參賽。

根據「奧林匹克憲章」第4章「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國家奧會)」第27節「國家奧會的使命與任務」中第6條的規定,國家奧會必須維持自主性,抵抗可能來自包含但不限於政治、法律、宗教或經濟因素的壓力,以遵守奧林匹克憲章;而第9條則規定,如果國家奧會的活動遭到該國憲法、法律或其他規定,或任何政府及其他機構的行為所影響或阻礙時,國際奧會在聽取該國家奧會意見後,得中止或撤回對該國家奧會的承認。

簡單來說,如果「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後,國際奧會認為「對於中華奧會活動的影響或阻礙」時,就有可能讓中華奧會被除籍、運動員無法參與國際賽事;反之,如果就算「東奧正名公投」通過,中華奧會活動也完全不受到影響或阻礙時,自然不構成上述「奧林匹克憲章」第6及第9條的要件,依法國際奧會沒有理由開除中華奧會會籍,更無法禁止我國運動員出賽。所以,公投結果會不會影響或阻礙中華奧會活動,變得相當關鍵!

另一方面,若是從歷史經驗來看,雖然國際奧會曾於1972年到1991年間開除南非奧會的會籍,但這是基於南非制定種族隔離的立法,造成有色人種無法代表南非參與國際賽事的緣故;而曾經被禁賽的德國與日本是因為發起二次世界大戰,俄羅斯則是由於國家代表隊涉及禁藥風波被禁止參賽。真正因為「政治干涉體育」而被國際奧會停權的國家非常稀少,最近的案例當屬2015年科威特政府涉嫌干預科威特國家奧會的選舉、以及2012年印度放任不廉官員繼續參選奧會委員的行為。必須強調的是,至今為止並沒有單純因為「提出更名要求」而受到停權甚至開除會籍的案例。

總結以上的論述,「東奧正名公投」的通過是否會造成中華奧會被國際奧會處分、或造成我國運動員權益受損,必須進一步從「東奧正名公投」的性質,與通過後政府理應採取的相對應行為來觀察。

沃草街訪》你是喊「中華隊加油」還是「臺灣隊加油」?

東奧正名公投在法律上不會導致中華奧會被除名

從「東奧正名公投」的主文與理由書的內容來看,我們其實無法明確了解這項公投通過後,政府要用什麼實際作為回應民意;但從行政院針對「東奧正名公投」發布在公投公報的意見書中可以發現,「向國際奧會申請更名」的權利完全操之於中華奧會手中,而中華奧會屬於民間組織,從政府職權範圍來看,並不直接受到中華民國政府實際管控。因此,就算最終「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後,政府能夠進行的回應也只是「請中華奧會依照公投結果,向國際奧會提出更名申請」,並沒有任何強制力或實質影響力。

也就是說,依照我國公民投票法的規定,公投通過後必須針對公投結果回應的是政府部門,而非中華奧會等民間組織。因此,公投結果並無法實質影響中華奧會是否提出更名申請的行為,更遑論造成中華奧會具體行動上的「阻礙」。

另一方面,很多人擔憂中華奧會在公投通過後,順從民意「提出更名申請」這個行為,是否就違反了1981年所簽訂,讓台灣可以透過「中華台北」名義出賽的「洛桑協議」,造成中華奧會除籍或停權的結果。對此必須說明的是,如果以「契約制定」的角度來比喻,就像是你跟房東簽訂了租賃契約,當中有禁止養寵物的條款;經過數年後,有天你突然想養貓,於是詢問房東能不能將禁止養寵物的條款刪除。由於你不是真的違反租約、在房子內養了貓咪,而只是提出希望能修改禁止養寵物條款的需求,充其量房東的權限只有接受或拒絕你的要求,而絕對不能夠因此說你違反契約,要求中止契約把你趕出租屋。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洛桑協議」。如果東奧正名通過後,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提出更名申請,並不會違反「洛桑協議」;充其量只是提出希望修改「洛桑協議」,將中華台北改成台灣,根本無法說是「違反」,自然不會有違反協議而停權或開除會籍的情況發生。

「東奧正名公投」主文是要「申請」而非直接改名。

什麼情況中華奧會被開除會籍呢?

從上述的分析來看,綜合「奧林匹克憲章」規定以及「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後的效力,我們都很難得出「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後,將影響或阻礙中華奧會基於自身意志選擇提出或不提出更名申請的判斷;進而落入奧林匹克憲章第4章第27節第9條的規定,造成中華奧會被開除會籍、損害我國運動員權益的結果。然而,必須強調的是,以上的推論都是建立在「合理解釋」東奧正名公投結果以及奧林匹克憲章規定的前提,也就是單純「依法論法」後所得出的結果。

舉個例子來說明,在現代法制國家中,「法官必須依法審判」是毫無疑問且理所當然的常識;但所謂「法官必須依法審判」本身,充其量也只是單純的理念,人民進入法院後是否真的能夠依照法律獲得合理的判決,則必須取決於「法官實際上是否遵守依法審判這個原則」、「法官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後,會不會受到任何懲處」等實際運作的結果。就像是當中國國民黨政府威權統治時期,獨裁者可能羅織罪名或曲解法律,讓政治犯無法享受到「依法審判」的基本權利。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用在「東奧正名公投」的情況,雖然從對於公投結果效力的分析來看,「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完全無法「影響」或「阻礙」中華奧會決定要不要提出更名申請的舉動;然而,如果中華奧會心存惡意,主動向國際奧會提出「自己的行為受到東奧正名公投影響或阻礙」,或國際奧會中有人曲解公投效力,進而判定「中華奧會將因為東奧正名而受到影響或阻礙」時,確實還是有可能做成東奧正名公投違反「奧林匹克憲章」的決議,並開除中華奧會會籍、或禁止我國運動員參與國際賽事。

合乎法律者不應承擔違法者的責任

讓我們稍稍總結至此為止的論述。首先,從「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後的可能發展,並搭配「奧林匹克憲章」的解釋來看,要說「東奧正名公投」將導致中華奧會被開除會籍,或造成我國運動員權益的損害,可以說是不實指控。然而,若是從現實發展的所有可能性來看,沒有人能夠擔保中華奧會不去向國際奧會告狀,說自己的行為受到公投結果的影響或阻礙;更沒有人能夠擔保國際奧會不會受到中國或他人的不正影響,曲解公投結果的意義,透過與事實不同的認定,開除中華奧會的會籍或禁止我國運動員參賽。也就是說,存在著「理論上」與「實際上」的差異。

但如果在「東奧正名公投」通過後,真的發生上述違反正義、悖於實際情況的發展時,我們應該要求公投發起者、贊成公投者來承擔起這個責任嗎?相同的問題其實不斷出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就像是女性穿著性感的衣服上街,被他人性騷擾甚至性侵害時,理應為這件事情負責的永遠是性騷擾與性侵害的加害者,而絕對不應該是那位受害的女性!

換言之,如果「東奧正名公投」在法律層面上,本就不應該構成「奧林匹克憲章」中會被開除會籍或禁賽的要件,卻受到有心人士的操控,導致台灣受到國際奧會不公義的對待時;我們應該譴責的是曲解公投結果導致錯誤認定的人、是操控國際奧會不公義對待台灣的人,而絕對不應該是那些合乎所有法律規定,主張自己權益的人!

最終以結論來說,理論上「東奧正名公投」的通過絕對不會造成中華奧會被開除會籍、也絕對不會造成我國運動員權益的損害;但在實際運作上,我們永遠無法排除中華奧會曲解公投結果向國際奧會告狀、或中國在國際奧會中的勢力故意操控,導致不公義處分的可能性。然而無論如何,這樣的發展絕不應該被視為「東奧正名公投」所造成的損害;臺灣人應該做的是團結反對出賣臺灣人利益的「中華奧會」以及在國際舞台打壓我們的中國。

這次「東奧正名公投」,正是一個告訴國際社會,台灣人不想再被稱為 Chinese Taipei,而想被叫做「Taiwan」的機會,如果你原本想投同意票,這幾天卻因為看到「公投通過會影響到運動員權益」而想要縮手,大可以放心,不需要因為沒有根據的謠言和謊言,而改變原本的投票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