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時報帶來「尊嚴上的省思」

中國時報陳志東的文章,
閱讀後有人覺得不想要再參加時報廣告獎了、
有人說不要因此而就指責所有在時報的從業者、
有人說廣告主或許不能和操弄新聞的黑手畫上等號、
有人說現在有比較糟,但以前也沒多好。

在台灣一個媒體要做到什麼地步可以賺錢、不受政黨影響、不要受到廣告主壓力、消費者又能閱讀正面且不膚淺的內容?

我沒有這樣的腦袋可以想到什麼方法。

BUT

一篇如此激動的文章吸引到超過4600次的分享,有達到主角的目的嗎?

我只能猜一猜,主角希望透過這樣的爆料,一方面覺得自己是個小蝦米,有那一絲絲想要對抗大鯨魚的想法,讓看到的人能認同,覺得掀出了一個幕後的密辛,讓大家知道而發人省思;或許有可能會有所改變,讓不對的事情扭轉為主角期望的正確道路,廣告主跟媒體的關係能回歸到主角所想的應有正確關係上。

另一種就是像爆料公社那樣引起大家的抗奮,吸引其他媒體爭相報導。

但不管如何的猜想,沒有人知道主角的核心目的是什麼。

而每一個被主角秀出來的Line群組,清晰的看到每一個人名,套一句主角所說的「從工具變刑具」,是否這位主角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那一些主角的同事、長官在未預期之下被他一篇文章而曝光了群組聊天的內容,在職場論理上該要怎樣評論?

做人不可以因為你覺得(或你認為)別人在做不對的事有十分,而自己因此去做不對的事只有3分,這樣看起來好像沒有那麼的嚴重。

媒體再怎樣清流,還是再怎樣的黑暗,媒體依然也是一個在營利中的企業,每個企業都有其文化,員工不習慣企業文化那只有二種方式:一種離職,另一種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做,做到你能到可以表達,可以改變,可以影響別人的位階,就像一部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當女主角與到不平等或歧視問題,是要先非常的努力,才會有那一絲絲好像是天時地利人和同時存在才會出現的機會點能改變那些男人、那些白人的觀念。

「慈母多敗兒嚴父出孝子」,但想要努力改變或期望改變,不是只有用爆料這種方法,這是一種傷害公司,特別是傷害這一個公司還有著用心努力工作的員工,想要當嚴父別忘了要帶著智慧。

尊嚴是要自己爭取,而自己會覺得有人在踐踏自己的尊嚴,應該要想一下要怎樣贏得別人的改觀,若僅僅一篇文章引起許多對此業界運作方式都不理解的族群,去為你在網路上舉旗高喊加油你好棒棒,莫名如此虛空的吶喊聲就是主角最終的目的嗎?

媒體生態的改變,尤其在紙媒上的問題尤其嚴重,中時做了不好的事,而這也不是一天、二天最近才發生的事;舉個例子,端傳媒做得很好啊,他們也是走路很有風啊,但如此清流,如此堅持要做的內容,第一波的打擊就是沒錢要裁員了,為什麼?有誰能告訴大家為什麼嗎?

我們確實是有好的媒體,但他們卻很辛苦,沒有錢上面給予的支持及認同。
我們也看到很多不好的媒體,員工也是很辛苦,但公司卻有錢可以繼續好好的營運著。

當許多人都在網路喊口號在說「小時不唸書長大當記者」,或者常常大吼著都是爛媒體沒有提供好新聞內容,試試看跟他們說去看看端傳媒、去看報導者,有多少人會捨棄不去看那些常在報導小三被打到脫光光,不要再去花時間在爛新聞底下留言。

不是沒有好媒體,也不是媒體都愛做垃圾,但大家都愛看愛上看討論「爆料公社」、「PTT」時,我們是否也要省思,除了發一篇文章去狠狠修理一個爛中時,也該要發一篇修理無知無腦的讀者或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