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秘花园:Garden of Delete, by Oneohtrix Point Never

距离电子音乐人Daniel Lopatin(a.k.a Oneohtrix Point Never)的上一张专辑R Plus Seven的发行已有两年。早前在他发布新单曲并宣布新专辑的发行日期后不久,网路上流出了新专辑的电子版本。本来我是对于任何提前泄露的专辑,都不会下载聆听,并等到发行日来临再到Bleep上去买的那种人。不过由于这是OPN,我对他的作品实在喜爱,新单曲和art work都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所以… 好啦对不起Lopatin,我会订一张CD的,相信我。


根据OPN在网络上炒作Garden of Delete时透露的信息,他在布鲁克林的一所没有窗户的出租屋内制作了这张专辑。在炒作时,他捏造了一个叫做Ezra的外星朋友和一个叫做KAOSS EDGE的乐队并且模拟了一场访谈,好不热闹。事实上专辑中紧接Intro的一轨就叫做Ezra,考虑到这点以及整张专辑的表现,我将Garden of Delete视作小外星人Ezra在地球的冒险旅程,当然,这是音乐,每个听者都会总结出自己的感受(背景信息只是宣传用的,不是吗?)。

R Plus Seven相比较,Garden of Delete更接近普通听众,但它依旧是典型的OPN作品——结构转变干脆、碎片化、玩味十足。在继承了这些特点的同时,这张专辑中还使用了一些吉他采样、歌曲采样、J Pop元素以及计算机合成人声(Chipspeech,而不是Vocaloid)。有时OPN对一首歌进行剪辑和重混;有时他将歌曲用于直接打断一个发展片段,引入新的矛盾冲突,使曲目向新的方向发展。计算机合成人声似乎描绘了一种寄宿在主板中的外星生物,这些生物,通过读取计算机中存储的音乐文件,对它们进行改造、重构,歌唱它们自己的歌谣。说到这里,Garden of Delete的特点浮出水面:物质化、实体化、故事化。而不是像前作那样具有空间感以及——抽象,但是GoD还是提供了听众开阔的想像空间。


Intro中,Ezra在笑,是个恶作剧的孩子。

Ezra中,我们能听到经典的OPN手法,就像R Plus Seven的总结。它似乎在两分钟内完成了Boring Angle要做的事情。反复又停歇了几次后,用歌谣般的旋律作为结尾。

Sticky Drama是整张专辑中最像歌曲的一首,似乎是受到了J-Pop和Nu-Metal的影响。它结构非常清晰,有两个非常对立的部分。在第二次重复时,混乱狂暴的部分发展出了极端复杂的状态。

Mutant Standard是一首多段衔接的曲目,长达8分钟,听者很容易地联想到了去年Aphex Twin在Syro中的所作所为。乐曲以非常快的速度向前运动,并在后半段发展出了极致癫狂的状态。Mutant Standard是整张专辑的核心曲目之一,至此这种寄宿在主板中的精灵随心所欲并且享尽繁荣。此后情况急转直下——伴随着乐曲结尾处不安的噪音。顺便一提,这轨绝对是OPN创作过的最为舞曲化的作品,然而你并不能跟着它跳舞。

Mutant Standard by Oneohtrix Point Never

Child of Rage在一段对话中开始,整曲在一种孤寂的情绪下进行,正像我们做了某些蠢事失去了某些人以后体验到的情感。

Animal中继续并加重了这种情感。本曲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首歌曲,辅以Ambient声效作为推动。

I Bite Through It是一块疯狂的主板,然而我并没有体验到咬过什么东西的感受——这实在太抽象了。Anyway,它是这张专辑的首张单曲。

I Bite Through It by Oneohtrix Point Never

Freaky Eyes少有地用管乐构建了空间感,最终发展成为破碎的合成声效。这一轨是整张专辑中最为沉重荒凉的曲目。中途打断音乐发展的歌曲采样会让你不禁想到:这就是OPN。Btw this is one of my favorite tracks on this album.

Lift中外星人继续歌唱,情绪稍有缓和,在这里我们还能听到一段电吉他solo。

然而最终专辑将我们引向了No Good。在缓和温柔的曲调中铺展开的是无法收回的悔恨和痛苦。借用Hans Reichel的Return of the Knodler Show歌唱,在不甘的萦绕中结束。

Sample from Return of the Knodler Show by Hans Reichel

9.1/10。聆听这张专辑的体验很奇特,它听上去像是一群主板精灵,想要重新构建人类的音乐。这群精灵就是Chipspeech。由于第二轨命名的原因,听者时常将这群精灵和Ezra的界限混淆。更多的时候,在本文中,Ezra只是用来指代这群精灵重构的故事中的角色的。

在作用到听者身上时,Ezra并不是外星人,而是一个很怪异很不寻常的孩子。也许有的人会因为他的怪异而弃他远去,但是留下来看他走完这个历程的听者,可能会从中发展出自省的行为。因为Ezra的经历实在太像每个乐于冒险的孩子的青春期了。从中听者可以感受到一个人成长中可能体验的很多状态,进而反观自身:破坏欲、混沌、癫狂、追悔、孤独、孤独、孤独、痛苦、不甘。看来Ezra的青春期没有那么顺利,就像cover art那样是黑色的、破碎的信息的集合。

The Cover Art of Garden of Delete

再说回到Ezra的旅途 — — 这自然是我自己脑补的故事。这群歌唱Ezra故事的精灵,忽近忽远地,用它们的歌唱、用一幕一幕的戏剧拨动着我作用于同感的心弦 — — 在这怪异又美丽的、被遗弃之物的生长之处 — — 极密的花园。直到它们像草百灵一般唱尽了自己的生命,处于永远的悲伤中而不肯将尾音落定,选择用一种失真的曲线不甘心地道出完结时,我才感受到我自己的肉体与生命的存在。

Oneohtrix Point Never在这张专辑中所使用的采样(吉他、歌曲、Nu-Metal)以及歌谣化的旋律线无疑帮助了听众去回忆和感受。这些确定了Garden of Delete是OPN近年来最为完善的一张专辑,值得被交口称赞——尽管Chipspeech真的很吓人。顺便一提,在这张专辑中计算机合成人声被用来创建怪异感,这是基于技术缺陷的偶成还是被设计好的,我们无从而知。无疑的是,这种用法是很多使用Vocaloid进行创作的音乐人(及爱好者)所没有尝试过的。恐怕Vocaloid的风行并非空穴来风,但是对于该种技术带来的怪异感如何把控与应用,恐怕是最为困难的——也是该技术所特长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