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在粗鄙化?內容娛樂化?知識霸凌?讀書就比較高尚?

《十三邀》節目,許知遠與馬東的對談,反思娛樂與讀書有沒有高下之分?書本的本質又是什麼?

馬東:「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時代的娛樂形式,而文化是沈澱後的結果。」
許知遠,大學讀北大計算機,卻熱愛文學,目前為中國作家,騰訊《十三邀》主持人。
馬東,相聲大師馬季之子,知名主持人,因主持娛樂型辯論節目《奇葩說》的成功,離開愛奇藝,於 2015 年創立米未傳媒。

《十三邀》介紹

騰訊的創新訪談節目,一改傳統新聞訪談節目客觀中立的態度,以許知遠偏見的視角,帶領觀眾在於13位「社會切片」的對話中,觀察和理解這個世界。受訪者皆是在領域中的頂尖人物,包含白先勇、葉准、陳嘉映、蔡瀾、李安、羅振宇、姚晨、馬東⋯⋯等等。

這句話我很喜歡,也是這個節目的出發點:「帶有偏見」。

然而,這次與馬東的對談,許知遠紅(火)了。

許知遠遭遇了「十三邀 」開播以來最大的一次爭議

很多人認為他對每一個受訪者都用同樣的套路,缺乏感受力。因此中國有大部分的網民正嘲諷著他「公共知識分子」標籤,下面是爭議的起火點文章:

《許知遠為什麼是最令人無比尷尬的公知》繁體版-新浪


兩個問題

我挑了在這對談中,我認為最有感觸的兩個問題。
  1. 大眾文化越來越有一種粗鄙化傾向?
  2. 娛樂有沒有高下之分?

大眾文化越來越有一種粗鄙化傾向?

「我們曾經精緻過嗎?」-馬東
歡迎你來到這篇文章。按住不放,能拍 50 下。拍個手,再往下閱讀,謝謝。文末有分享回應處😉
Photo by 周永祐
拍 10 下:簽個到,表示支持(謝謝你的鼓勵)
拍 20 下:想要我未來多寫「生活觀點」內容
拍 30 下:想要我未來多寫「職場生產力」內容
拍 50 下:我有你這讀者寫這篇也心滿意足了!

馬東認為文化是個需要以「長時間尺度」來看的,也就是說他是經過時間沈澱後的結果。想想現在被我們認為很高尚的文化——詩、詞、曲,在當時也就是大眾文化,一種街市間的娛樂。至於現在我們會認為這些是文化、是文人雅士的載體,是因為這些文人雅士相較有資本(生存率高),甚至會運用書本(當是書本是有錢人的特權),將行為與思想紀錄,穿越時空。

「從經典到經驗,讀書人所定義的世界?」我在八月的一則貼文—過去,是讀書人掌握了話語權

這部分同樣也可以問:

「技術真的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了嗎?」
「我們追求的是什麼?」

我認為人類終期一生都在追求「效率」。不論是用少量資源達成目標,還是讓相同資源下的感受度更高(更快或更爽),而在追求效率的同時,當然也會有其他的衍生成本。

然而,人類也是會害怕不了解的新事物。(不然超人就不用去隱姓埋名當記者了)就像智慧手機剛出現的時候,其實大部分民眾是不買單的,覺得行動就是來打電話,幹嘛加個其他功能這麼複雜,還賣這麼貴——但現在,手機已經成為生活中提升效率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不過,其衍生的問題也非常多。

因為技術,使得媒體的門檻降低,接著?

在朋友 Wade 的文章中,看到了這一段:

《社群媒體前兩千年》一書的後記,其實就點出了這個現象在歷史上是有週期性,每一次媒體取用門檻的降低,都會有人跳出來說:「這樣粗鄙的內容就會充滿整個社會。」

然而另一方面:

「媒體取用門檻降低,反而使過去沒有機會誕生的好內容誕生了。」
「好」與「不好」,永遠都不是相對的,只是適不適合。

娛樂有沒有高下之分?

坦白說,我也陷入過「知識霸凌」的狀況中,也就是不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會去把時間花在看美女直播上。就透過一個小小螢幕,看著穿的很少、一直彎腰說:「嗨~你來拉~」、「謝謝你的電視與跑車啊!」⋯⋯的美眉;甚至覺得網路上的內容越來越泛娛樂化,因此從不了解到批評現況。(而這是個惡性循環,我們越批評,就越難去了解。)

不過後來想想,難道「讀實體書本」就比較高尚?

曾聽到一種答案:

「書本的知識是一手的,可以看到作者原汁原味的觀點與想法,才不會被網路上再轉述的二手碎片化給弄糊塗了。」

然而,我認為現在你要找到純一手知識的書籍,概率可以說近乎於 0。所有書籍都是參考了別人的資料、前人的觀點,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寫出來的,就連突破知識邊界的學術論文,最後也必須要有附錄,不然可是會沒人相信的。因此,學習的管道本來就不單一,「一定要實體書籍」、「刻意學習」⋯⋯等等等,都只是一種手段,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才是關鍵。

那麼書本的本質是?

我認為跟娛樂的本質一樣:

「社交」

你會去看一本書,要不是喜歡這個主題,不然就是認同這個作者。但我們很難有跟作者坐下來好好聊聊的機會,因此我透過書本的載體,文字作為媒介,來跟他對話,了解他的世界,怎麼詮釋腦中的想法,以及「交個朋友」;電影也是,遊戲也是,娛樂的本質也是。

因為人的本能是自我的、是自戀的。

透過電影去了解一個導演為什麼拍出這故事,故事的哪些橋段投射出自己的經歷,產生共鳴,認識劇本,更了解自己;透過遊戲,將自己的特質投射在主角上,經由主角帶著自己到另一個世界,完成現實中一些很難完成的渴望,並與線上的工會聯盟朋友認識,好像在那端有一群人懂我、願意一起並肩作戰,為共同的目標奮鬥⋯⋯

馬東

娛樂是人的先天本能,
而文化其實是沈澱後的結果,
把文化當作目的去追求,
是崇高的,但本末倒置。
 
這個世界上只有百分之五的人,
有願望,積累知識,瞭解過去;
那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就是在活著,在生活。
 
只是這百分之九十五的人,
每一個人今天,都有了一個自媒體的權力。
那也是一種生活,
不理解,不意味著別人沒價值。

最後也附上我最喜歡的一句話:

「本質上咱倆是一樣的,就你表現成為憤怒,我表現成為悲涼,我是因為底色悲涼,所以才覺得,就是至少新鮮的邊界會讓你有一些幸福感,多巴胺會旺盛一點。」 — 馬東在訪談的最後對許知遠說

正因為過去看見的、經歷過的,對這個世界與生命感到悲涼,而悲涼就是無從反抗。所以至少能在新鮮的邊界獲取一些幸福感。我曾經也說勇氣不是不害怕,而是明明害怕的要死卻還是去嘗試,有時候「看起來很有勇氣、積極與樂觀」,或許也是一種不得不。

就像是「被誤會」,是表達者的宿命。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若喜歡我在 Medium 的內容,
歡迎「點此分享」到臉書給更多朋友。

我說…如果…你能順手打賞我一杯咖啡?

街口支付打賞雷蒙,免手續費又快速!

  • 電腦閱讀:打開街口支付 → 介面上方轉帳 → 掃個 QRcode 來打賞!
  • 手機閱讀:打開街口支付 → 介面上方轉帳 → 輸入帳號 → 901005033
  • 街口支付的好處?(台灣的支付品牌,必須支持個)
街口支付打賞侯智薰方式與流程:(左圖:點擊轉帳;中圖為電腦版讀者;右圖為手機版讀者)(註冊流程請點這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侯智薰(Raymond CH Hou)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