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世代溝通,下一代的主流價值觀是?

盡量避免把「錯誤的事實」灌輸在下一代身上,但是價值觀還是要說、解釋價值觀的來源尤其重要。

關於世代溝通,我們會對下一代說些什麼?如果是你,你認為三十年後的主流價值觀會是?

我們所抗拒的價值觀,背後的緣由?

八零、九零,甚至零零後的我們,
似乎不是很喜歡長輩們用「他們那年代的價值觀」灌輸在我們身上。

「好好讀書,讀完大學很重要。」
「成熟一點,要懂得為家人犧牲夢想。」
「興趣不能當飯吃,考個公務員吧,至少鐵飯碗。」
「你們就是誘惑太多,壓力忍受度太低。」 ……

其實上述這些爸爸媽媽那個年代的主流價值觀,是有其背景的。

可能是因為父母當年並沒有機會完整的獲得教育資源(教育資源稀少),必須為家中生計出份力(為了生存而犧牲自身目標與夢想),所以基於二十多年來的痛楚經驗下,他們會認為:

你們年輕人現在擁有這麼多好機會,是他們過去沒有的,怎麼可以不把握?而且竟然是為了享樂或者資源豐厚而焦慮?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苦衷與情境,三十年前的時代,是為馬斯洛的底層需求(生理與安全需求)而焦慮;然而,現在的我們,是為高層次的自我實現、尊重需求而焦慮。所以說,長輩們眼中的「成熟」也不是沒有道理,是有其脈絡與背景因素。


▍ 試問:那你認為三十年後的主流價值觀是?

我們常說長輩們口中「成熟與道理」是種迷思, 那麼我們現在所提倡,所推崇的,是不是過個三十年也成了一種迷思呢?

如果是你,會對下一代說些什麼?你認為三十年後的主流價值觀會是?

歡迎你來到這篇文章。按住不放,能拍 50 下。拍個手,再往下閱讀,謝謝。文末有分享回應處😉
Photo by 周永祐
拍 10 下:簽個到,表示支持(謝謝你的鼓勵)
拍 20 下:想要我未來多寫「生活觀點」
拍 30 下:想要我未來多寫「職場生產力」
拍 50 下:我有你這讀者寫這篇也心滿意足了!

思考此議題能

  • 讓你了解自己真正在意什麼
  • 讓你開始不再過度類化而去同理他人狀況
  • 跨時代思考
下面的回應是摘要整理在Y集合:九零後的成長和行動社群內的一點青年的觀點與回應內容,希望能藉此呼喊、碰撞出屬於你自己的觀點,並累積出自己的價值觀。

這次的回應大致上可以分為兩大類,和一個觀點
但將近八成的人的核心論點是在:

活出自己的善,成熟是對自己負責。

「不要變得跟我一樣。」

這句話包含了兩種層面:

  1. 不要變得跟我一樣,受長輩主流價值觀影響,循規蹈矩地遵守他們眼中世界運行的方式,最後失去了尋找自我、建立自我的機會與資本。學會挑戰現狀、質問資格、跳脫框架。
  2. 不要變得跟我一樣,就算我的人生精彩無比,你也應該去追求對你而言最重要的夢想、最適當的理想、最自在的模樣。大膽試錯,廣泛探索,自己的人生自己走。
然而,現在的父母不嘗也是這種出發點嗎

因為過去受了傷害,所以為了保護孩子不再去重蹈覆轍,希望他們能…
或者是第二種,強調自由、夢想,大膽試錯找到自己的模樣,希望自己是給孩子一個參考,但試著不去限制他,有點類似下面的影片:

陳銘:希望自己女兒未來也能提起他父親,有好故事可以說,可以自豪的微笑,可以由衷的驕傲。
做好自己給他看,但不是叫他成為我這個樣子。

不去發表意見(或歡迎你打臉我)

基於過去被影響的經驗,擔心任何的分享都會影響他們,反而選擇不去多說, 或者是多去說,讓下一代充分瞭解各種可能性,但歡迎他們來討論來用他們的觀念與價值來打我們臉。

然而,我們嘴吧上雖然常說「歡迎打臉」,是真的願意被打臉嗎?
會不會在年齡與地位差距出現後,嘴吧上說歡迎,內心卻很難接受呢?


盡可能傳達,但區分「價值觀」以及「事實」

「事實」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但價值觀不見得符合事實,且常常改變得很慢。譬如說「醫師是個好賺的行業」曾經是事實,但現在雖然不是事實了,卻還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價值觀。

而我們要盡量避免把「錯誤的事實」灌輸在下一代身上,但是價值觀還是要說。

因為大多數的價值觀建立於曾經的事實或者時代性的社會環境,會成為主流價值觀必有其道理,我要做的是解釋價值觀的來源,再讓下一代決定他們要不要接受。過程中進行的討論有助於雙方的溝通、理解與思考訓練。

「解釋價值觀的來源」,這件事在實務上尤其重要。

因為每個人其實都要跟「不同代」相處或妥協大半輩子:年紀小時,上一代是我們的家長和老師;20~40歲時,大我們二十歲的人會是我們的上司;老了以後,我們又需要下一代幫助我們處理生活。

當雙方權力不對等的時候,就算再怎麼不認同,認識對方的價值觀(不一定要接受)都是生存下去的重要功課。


活出自己的善,成熟是對自己負責。

基本上,有八成的回答可以結論成上面這句。

絕大部分的人認為,盡量不跟他說「該怎麼做」,每個時代的方法不同,因此希望下一代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才是成熟的定義。我們要做的是去陪伴著他們成長,但不強求結果與左右他們的選擇。

但這樣的說法,是不是就跳入了我們現在的主流價值觀呢?

相信你我身旁都有一種人,比較喜歡被有所安排的人,或許不該說是限制,而說是希望能有人能給予「方向」。像是一開頭所說的,「自由開放」、「適性發展」雖然是我們這一代的主流價值觀,但也造成我們極大的焦慮感,因為太過自由,以致於沒有方向。


下一代會面臨的狀況…

個人臆測。

根據現在機器人、網路,以及人工智能的發展速率,如果下個世代人們不用再透過工作肯定自我、支撐自己的社會位置、以及生存時,他們「需要」的會是什麼?

三十年後的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

已經不再是需要,而是想要。

我認為 20 年後,現在主流的「自由」會成為一種迷思。

當我們一直強調所謂的自由,希望他們能找尋到自我,自己的模樣時,會有兩種狀況:

  1. 世界上的選擇、資訊已經到了一個超量狀態,越是給予自由,越讓接收者覺得不負責任,不知道該往何處走。就像最困難的設計案,是什麼方向與條件都不說,只給一句:我相信你會做好。(X)
  2. 人類的科技是基於人性:懶惰、享樂、延後死亡,基於這三點基本人性的持續發展,當「基本需要」都被滿足了,就會越想要越多,而一切甚至會回歸於「人的本質-獸的欲望」。

我猜想,未來的世界會是充滿遊戲化的社會。

不論虛擬還是現實,皆回歸到原始時代的人類,那種採集、探險、冒險的風格,做什麼事情都能有即時性的回饋,而在滿足了基本的懶惰、享樂與延後死亡的三項基本人性後,人們會想要更多更超量的程度

可以說類似飢餓遊戲電影中的場景,創造更多娛樂,來將人的無止盡需求不斷滿足。

所以我們會跟下一代說什麼呢?
下一代的主流價值觀又會是什麼呢?

希望你看到這時,有了自己的答案。


歡迎來到這篇文章,若喜歡的話可以幫我按 5 下 Like,會讓我獲得獎勵與鼓勵。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若喜歡我在 Medium 的內容,
歡迎「點此分享」到臉書給更多朋友。

我說…如果…你能順手打賞我一杯咖啡?

街口支付打賞雷蒙,免手續費又快速!

  • 電腦閱讀:打開街口支付 → 介面上方轉帳 → 掃個 QRcode 來打賞!
  • 手機閱讀:打開街口支付 → 介面上方轉帳 → 輸入帳號 → 901005033
  • 街口支付的好處?(台灣的支付品牌,必須支持個)
街口支付打賞侯智薰方式與流程:(左圖:點擊轉帳;中圖為電腦版讀者;右圖為手機版讀者)(註冊流程請點這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侯智薰(Raymond CH Hou)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