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週:權力是被授予的嗎?我也曾懷疑過為何自己要持續寫作與分享?從眾的討厭,只不過是一種鄉愿。

2018 週記:將快速消逝的臉書貼文加上圖片再次整理,記錄自己所見所聞所學。希望能讓侯智薰的寫作更融入生活一些,文字再情感一點。

「為什麼要把一週的隨想整理在 Medium?」我日常中突然的靈感,習慣直接寫在臉書上。
但因為臉書的內容與文字消逝的太快,好像很難留下什麼,自己這顆金魚腦又常常失憶。
因此打算再書寫一次,算是給自己的每週回顧。
每週用一個小時,細細地去想想這週發生了什麼,讓自己的文字更生活化,更隨性一點。
更重要的是,用一種簡單的方式,與 Medium 上的讀者們對話對話 :-)//不好意思,週記都是自私的自我 murmur。
//但如果有讓你共鳴的點,歡迎跟我分享交流。
(20180319–20180325|第十二週)
20180323|到基隆海洋大學講課,眼前的海洋與海風,吹拂著我這幾週累積的疲憊。

0325

「權力是被授予的嗎?」並不是。

做的事越多越具體,就是在獲取越多的權力。

為什麼說權力不是被授予的?

拍 10 下:簽個到,表示支持(謝謝你的鼓勵)
拍 20 下:想要我未來多寫「生活觀點」內容
拍 30 下:想要我未來多寫「職場生產力」內容
拍 50 下:我有你這讀者寫這篇也心滿意足了!

組織之所以會授權給你(頭銜、身份)這只是對你已經獲得的權力的一種追認。若組織已經產生了對你的依賴性,這時不得不將權力授權給你。

這某程度上,也說明了為什麼有些靠著背景身份(富二代)空降的人,比較難獲得原本已經在運行的組織的信任感,因為他還沒有產生別人對他的依賴性,也還沒時間去證明自身的能力。

組織要是提拔一個人,其實根本的原因,是你已經具備了能力,並受到了周邊人的支持,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所以,在本質的層次上,提拔你,授權你,只是把你已經具備的權力確立、宣佈出來而已。

—部分節錄自〈羅輯思維454期〉

▍幾個常被小看,卻是獲取權力的關鍵職位(所以別小看自己了!)

1. 秘書/助理
(與老闆的關係,容易產生依賴性)

2. 客服人員
(用戶最大,藉由用戶建立與各部門的關係,並瞭解公司核心命脈)


0323

「因為我也曾經懷疑過,我寫這些到底要幹嘛,與其說我幫了他們,不如說他們肯定了我。」—引用 MOCOO LEE 臉書動態

感同身受的一段文字,從 3/10 的成大開的一學分簡報邏輯課程後,到現在幾乎每天都只睡三四小時,除了準備課程、之前拖延的一些工作與稿件,還有回覆參與學員們的回饋與建議。

我也曾經懷疑過自己,明明只要把課程做完,不用管學員回饋與課程延續明明可以賺到一樣的錢,為什麼要做到三十小時?(好拉,可能也是我效率不夠高)

但前天又有一位同學跟我說道:

「這堂課讓我開始有勇氣做之前猶豫的事,也有了方法與夥伴。」

昨天又有一個人訊息我說:

「謝謝你之前舉辦的OOO,促成了很多神奇的緣分與工作機會。」

雖然我這五年來,一直到處跑跳碰,好像發起了很多計畫,但就像「情緒壓力量表」說的,所有的「改變」,總是疼痛與壓力的。雖然也有不少人有不同聲音與看法,但也有更多的人受到影響而更好,這樣就足夠我再繼續寫、繼續分享下去了。

一邊是補足自己的知識缺口,另一邊則是提供需要的人一盞燈,不是幫你走路,而是提供你看見隱藏的道路,以及讓你相信自己也能走下去。


0320

傳承,自我洗腦的社會價值體制

昨天因為工作到半夜有點睏,想去洗個澡提提神時,湊巧滑到了這支影片,一看就看了二十多分鐘。進了浴室後,腦袋完全無法放鬆地去淋浴,反覆思索著這個影片的衍生意涵。

[09:30–11:00]「傳統武術的許多愛好者,他們很善良,但他們為什麼去騙人?因為他們自我洗腦了。」「他不是特意地去騙人,因為他把自己給騙了。他們都在意淫,就像回到了清朝的鴉片時代。」
「因為傳承。我師父那一代都是這樣教的,我師父的師父都是這樣告訴我的。」

其實這好像就像發生在我們身週的「社會階級」、「學歷」,以及「傳承」的壓迫。

還以為這個社會的腦袋越來越開放開化了,但依然還是有好多以人廢言,以人建言的現象在我身邊層出不窮。

我有幾個,漸漸不敢發言的朋友

我有幾個農業家庭出身的朋友,還記得他們在數年前,常常是很熱情的跟人分享,他們自己有趣的故事與所見所聞,但這一年來,因為常常被人以「學識/學歷不足」、「沒有專業的科學背景」,或者「家庭背景」與「年紀輩份」給質疑、批評甚至是羞辱。所以他們漸漸的噤聲了,我也很少在感受到他們那讓人有所啟發的歸納與小故事。

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吃飯時,他有一段話我印象非常深刻,精確的原文忘了,大概是:「反正現在靠著學歷說話就能大聲,好像沒有引用那個大師學者的話就不能說?為什麼所有自己的經驗故事都要有個學術理論背景?這樣才優秀?這樣才高尚?」

我希望,能讓自己以及他們的聲音能被聽見

回到自己身上,進大學選工學院,是因為想學習工程思維,想去瞭解一個模型是怎麼從現象歸納出來的,因為許多科學定理都是幾行字就能衍生出許多道理與現象,這一直是我小時候很著迷的;以及該怎麼去做批判性思考?去瞭解所有的原理都有個前提假設,然而既然是假設,就能夠被推翻。

然而,漸漸瞭解了這些邏輯後,卻越來越絕望的,因為也漸漸發現在現實世界中,好像不是這麼用的?假設通常由某群人說的算,沒有身份也不能輕易歸納現象,只有優秀的人能夠批判。

出身在藍領工人家庭的自己,在國中後期之前,都不敢跟任何朋友說自己的背景。因為總是有「做工很沒出息」、「你們家是不是都不讀書?」、「感覺都髒髒的」的羞辱聲音在身旁回繞著。

所以一直拼命的再找方法,讓自己的聲音能被聽見、能被採納及肯定。但後來我也發現,原來當我們都不肯面對時,就也是自己給自己的歧視。然而,這個面對的不光光不是身份認同,而是龐大的壓力與壓迫。

如果說此生有什麼最大的願望,就像是我在成大簡報邏輯課程第二天最後一段所說的:

「因為在場有許多非學生的社會人士與前輩,希望藉由這兩天的課程內容,或者與參與者的互動,可以體會認知到年紀並不是優越的來源,學歷與身份也不是。希望大家都能去傾聽對方的聲音,以及別忽略了年輕一代們的潛力。」

雖然影片中是在講武術界,把持了五百年的傳統,造成的社會集體洗腦與意淫。然而,這個現象似乎在很多界都有,學術界、業界、年齡界、出身背景界……。

我不敢去妄想要人人平等,但希望至少能逐漸消弭因優越產生的歧視,也希望能有越來越多故事與聲音,不再因為名字與背景被貼上好與壞的標籤。

資料補充

▍徐曉東對太極宗師雷公:

▍徐曉東對詠春傳人:


0319

何謂理性的樂觀?

樂觀能消除災難,成功源於積極思維?

剛剛煮晚餐時,聽著李翔知識內參,講到美國心理學家的書《倖存心理學》,節錄一下內容:

鼓勵自己「沒什麼大問題」、「一切都會好起來」,有可能降低自己努力改變現狀的行動力。

盲目樂觀導致人們期待奇跡,問題自行被解決,不願去面對現實。放棄不切實際的目標,才能認清真正的希望,理性的樂觀才能真正推動個人的成長。

簡單來說,面對問題時,態度比積極要消極一些,但又比消極更實際。

不過,很多人也認為「過分自信」是件壞事?

其實正相反,很多科學實驗證明,這是好事。組織行為學專家馬歇爾・戈登史密斯研究了很多公司高管,他發現這些人的共同點之一就是非常自信。對自我控制力的高估,常常使他們願意冒各種風險。

別人眼裡的危機,在他們眼裡就是機遇。 他們也會遇到失敗和重大挫折,但是失敗後,會馬上站起來,再次嘗試,直到成功。

結合剛才提到的「不要盲目樂觀,要做有基礎的希望」

作者提出一個等式:

「現實看待當下處境 + 強烈認為個人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命運」 = 基於現實的希望。

幾十個研究都曾證明,基於現實的希望(樂觀)可能創造更好的結果。

20180321|謝謝台南大光教會借我錄音室,來製作 1號課堂的名刊短講語音節目

0319

從眾的討厭,只不過是一種鄉愿。

沒有自己去瞭解、接觸或參與其中,只是因為害怕被具有攻擊性的群體給排擠、淪為下一個受害者,所以成為了鄉愿的加害者。

說穿了,只不過是一種寂寞而已。


0318

正因為限制,所以先去瞭解了什麼是「有意義的負債」。

為什麼身旁絕大部分的人都有相當多的資源可以揮霍?做選擇時不用考慮太多,反正學費有人付、生活費有人出,時間資源也就寬裕許多。

但後來,
其實蠻慶幸自己有這段過去與背景的。

正因為「稀缺」,
所以更加謹慎地去正視每一個選擇與機會。

正因為「限制」,
所以強迫著自己行動大於空想,因為沒什麼退路與好失去的,不如就孤注一擲。但也就漸漸成為了這個應該作夢時期中,令人討厭的現實人。

雖然也慶幸自己是生活在台南,又是國立大學,
已經算是全國要負擔生活的少部分人之中幸運的了。

也感謝國中時期的 8591,
讓我有了第一筆資本在大學初期時,
先去瞭解什麼是「有意義的負債」

0318 臉書貼文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若喜歡我在 Medium 的內容,
歡迎「點此分享」到臉書給更多朋友。

我說…如果…你能順手打賞我一杯咖啡?

街口支付打賞雷蒙,免手續費又快速!

  • 電腦閱讀:打開街口支付 → 介面上方轉帳 → 掃個 QRcode 來打賞!
  • 手機閱讀:打開街口支付 → 介面上方轉帳 → 輸入帳號 → 901005033
  • 街口支付的好處?(台灣的支付品牌,必須支持個)
街口支付打賞侯智薰方式與流程:(左圖:點擊轉帳;中圖為電腦版讀者;右圖為手機版讀者)(註冊流程請點這

高效能任性

「高性能任性」是專注於「個人成長」的部落格。每週一道思考題,希望能幫助你我做自己的主人,透過思考與討論,找到自己的原則與自由意志。世界並非黑即白,我們無法對一個問題給出標準答案,但可以給一個回答的角度、方法與模型,然後找出專屬自己的那一個灰色。【臉書社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ypointer/

侯智薰(Raymond CH Hou)

Written by

1994, ENFJ,目前北漂北京中|B2B 產品運營&用戶成長、Podcast、寫手與講師|求學時經濟須自主,為生存激發自學能力與跨域思維;18 歲到印度旅行,踏上非典型職涯,帶著電腦到處工作,帶著任性熱愛生活|原則:堅持分享所在意的事|任何有趣合作:raymondhouch.com

高效能任性

「高性能任性」是專注於「個人成長」的部落格。每週一道思考題,希望能幫助你我做自己的主人,透過思考與討論,找到自己的原則與自由意志。世界並非黑即白,我們無法對一個問題給出標準答案,但可以給一個回答的角度、方法與模型,然後找出專屬自己的那一個灰色。【臉書社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ypointer/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