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大學不分系第一屆畢業典禮致詞《讓我重新相信教育的三次成長關卡》演講逐字稿

教育問題的核心,來自整個社會對於成功的價值觀太過單一制式化,而我在不分系,找到了不太乖學生的一種歸屬地。

首先,先感謝所有不分系師長、同學,我大學期間最好的朋友令佳、Ellen,我生命中下個階段的伴侶芷佑、芷佑媽媽,以及我的母親。

其實…
我從沒有想過我竟然會參加畢業典禮,甚至還站在這給大家一些分享。

這讓我先想到,我大學中的另一個摯友高紹軒前幾週才跟我說過:

「每當侯智薰立 flag 說他不相信什麼了,老天爺就會在不久之後給他一巴掌,讓他重新相信。」

曾經不再相信教育的我,
現在竟然重新對教育有了信心,因為成大有了這個不分系。

曾經最不想讀大學的我,最後卻在成大待了六年,還修了 184 學分,也就是我人生中的四分之一是在成大度過的(也就是每四秒就有一秒在這邊度過…想到就可怕)

那麼,我今天想跟大家借個十五分鐘,
和大家說說我的故事,以及我在不分系中,重新看見,關於教育的價值。

先讓我把故事往前拉……

其實六年前,來到成大之後沒多久,我對於「自由的大學生活」的想像就破碎了。

相信工學院的同學一定都能感同身受。怎麼大學的第一個學期,我明明才修 20 學分,一週卻要上 35 小時的課。(因為裡面包含了很多一學分卻很多堂課的實驗課,還有 0 學分的必修課)

等等!當初說好的一學分等於一週一小時呢?!

也就是說,實際上的大學課表,竟然跟高三的課表差不多緊密。

所以我只能在「時間已經被必修課逼緊」的狀況下,去做些我想要的嘗試。

我開始找朋友參加商業競賽,即便是一群理工人,也想有商業的頭腦;雖然沒錢,但還是想出國看看不同的文化,所以大一寒假時到印度自助旅行,受到印度的刺激,回到台南後,想讓各台南的大學生們交流,跨出學校認識城,還弄了個台南城市浪人。

當然還有 N次坊、共創時代、企業參訪計畫…等。這每一件事,我都樂在其中,因為這些事是自己用雙手打造的。

沒人告訴你該不該做,課堂上也沒有教,課本上沒有寫,只是自己覺得想做,有需要做。

但⋯即便做過這麼多事,我還是迷惘了,不曉得我接下來要幹嘛。

為什麼?

因為總有人不看好自己,認為我不太乖,不是個好學生。

印象最深刻的是,大二那年。我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在社群網站上發表個人觀點,從教育到文化,從生活到工作。

當然,你也知道,一開始是沒什麼人看的。

但我相信寫作可以培養「自己的看法」,
我能透過內容連結到適合的人,找到懂我的人,所以我繼續寫。

直到同一年的必修課上,有一位老師不知道為什麼知道我有在寫部落格,上課到一半時,突然指著我說:

「侯智薰啊,我聽說你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你又不是文學院的,寫了也不會有人看拉,好好讀書,比較實在,不要再考不及格了啊。」

後一年,我被 IOH 邀請去錄製科系經驗分享影片,分享我在系上的學習經驗,以及對於教育和職涯的看法。

沒想到影片上架的當週,就被系上老師請去系辦公室,要我把影片下架。

這邊影片就不提供連結了,因為太青澀太蠢,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搜尋 XD

理由也是一樣,因為我在傳統教育的主流上,不符合「好學生」的標籤。

就連我當初因為要有更多自由的時間來工作賺錢,大三升大四時要轉出化工系,也被註冊組阻攔。

他們說:

「化工系這麼好的系,未來工作很穩定啊,怎麼會要轉系?現在的年輕人都太衝動,你一定是沒想清楚。」

「如果想轉商,可以研究所再去讀啊,剩下一年而已,讀完化工系吧!」

這些挫折、控制與不信任,讓我開始懷疑「什麼是教育」,教育的目的又是什麼?

這些年,越來越多人在談論教育,有些人把台灣教育的問題歸咎於教育部、教改,但我後來發現並不是這樣的,其實教育問題的核心是來自整個社會對於成功的價值觀太過單一制式化,

而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造成的,因為我們的意識是整體社會協作的總和。

過去幾十年,台灣在教育上,依然還是工業時代的思維。

我們社會深信不疑的教育的價值是「會讀書、會聽話等於乖孩子

對於「成就的唯一規則」是「達到標準」

舉個例子來看會比較能瞭解,假設現在一個工人收到 5萬個螺絲釘的訂單,要的就是快速地達到標準,不能多也不能少。因為多了會有存貨成本,少了會有短缺問題。

而對於一個好學生的標準就是:「考試高分,聽老師的話,讀好學校。」

然而,現在已經進入網路時代,因為網路科技的普及,過往的職業的動力與需求來自國家與公司,現在這動力和需求則已經轉為「透過網路連結全世界的個人」。

十年前我們不曾想像直播也是個產業,甚至越來越多人把 YouTuber、自由接案的當作職業,就連目前台面上的政治人物都開始跟網紅合作了。

時代已經改變,個人也有了改變社會協作模式的力量,

這也打開了第二種「成就標準」 — 「創造制度」

這種人創造出一種新的協作模式,然後請第一種人工作。

美國勞動部有份研究報告〈21世紀工作的趨勢與挑戰〉,其中說道:「未來有七成的職業,現在都還沒被創造出來。」

這讓我回想到,每當課堂上教授沾沾自喜說著:

「這個等你們到業界上就會遇到,要背。」

我聽著卻有些徬徨恐懼。

這一句話的意思好像就隱含著:「原來我坐在這裡,就已經是為了成為那『既有的職業道路上』的一件工藝品」?

但是這並不是說,那些選擇達到標準的人不好,而是我們受了十六年的教育,上了這麼多的課,卻從來沒有一堂課告訴我們,站在大學,面對未來三十年的職業道路的十字路口:

「我們該怎麼選?」

反而,在這十六年的過程之中,出現越來越多這樣的聲音:
「夢想不能當飯吃」、「做人得現實」、「你沒有背景的,別肖想了」。

當越來越多人指著你,告訴你:「你不行,你不符合他們的期待」的時候,讓我想到魯迅在《吶喊》裡的鐵屋子。

請你想像你現在身在一間鐵屋子,這屋子沒有窗戶,堅硬而難摧毀,而裡面的人都快悶死了,這時候你可以選擇沈睡,並不會感覺到痛苦,你也可以選擇醒來,承受苦痛,但也才有可能找到出路。

這告訴我們的,並不是你一定要醒來成為痛苦的那一位,而是我們至少要有「選擇」的權力與鼓勵。

我認為所有的學生都應該獲得鼓勵,往適合的方向發展,而不是把每個人都放進同一個模子裡,辜負了天賦與才華。

這個時候,成大將不分系改制,有了現在的大一到大四不分系

成為了這一小群在傳統教育裡不太乖的學生的歸屬地。

不分系對於我們這群學生的期許,我認為是:「異才」

不只是偏才,而是特異的異。
因為只有一種專長,不足以未來面對變化極快,多工協作的世界。

我的不太乖與特異,在大學的前幾年受到各種質疑,但因為有了不分系,以及這群願意開創制度的師長們,讓我開始覺得,「原來自己沒有比較差。」

謝謝成大不分系。

所以,我在成大不分系裡重新看到的價值是什麼?

我看到教育的本質,是回歸學生主體。

我從不分系的老師們、行政人員們,以及學生們身上,看到了我現在的座右銘。

是來自法國的作家,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的一句話:

「看清生活的真相,依然熱愛生活」

那麼,這個「生活的真相」是指什麼?

我們可以從羅曼・羅蘭的兩段話中感受一下:

「當你被命運重擊在地,幾乎無力爬起。

掙扎過後,你發現,你不再選擇做挨拳頭的選手。

輾轉過後,你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路。」—《致失敗者》

以及這句話的原出處:

「當你陷入痛苦迷惘之中,以及彷徨過後,你會明白,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看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它。 — 《米開朗基羅傳》」

另外,就如同王育民教務長曾說過:

「成大已經有很好的系統化教育,培育出企業愛用的人才,而我們這個系是想培育出下一代的企業家。」

我還不敢說自己是個企業家,但應該還可以算是往這路上前進的商人吧 XD

成大從古以來,就是以理工的「科學家」聞名,但這兩種身份有什麼相似之處呢?

馬雲曾經這樣說過科學家與企業家:

其實科學家與企業家,有著共同點:「我們承擔風險,我們也追求創新」
科學家知道如何正確地做事,而企業家知道如何有效率的做事。

而對於決大部分的人來說,是先看見所以相信,
但對於企業家這種人,我們是先去相信,然後才看見。

我們什麼都沒有,但是我們相信未來。

我們不分系,現在第一屆,也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
但有你們的相信就夠了,我們才能逐步實現。

最後,想和大家分享:「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有三次的成長關卡」

從咪蒙的書上看到的,後來發現是周國平老師所說,我的詮釋是:

第一次,是發現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時候

像我在剛來到成大時,對於美好自由大學的想像破滅,不把一切事件視為理所當然。

第二次是發現即使再努力,還是會事與願違的時候

即便你再努力,總是有人不看好自己,給予你打擊與質疑

第三次是明知道某些事可能無能為力,還是會奮力爭取的時候

就像現在的成大與不分系,以及在場的各位,明明知道整體社會對成功的價值觀是如此難以撼動,但還是想要努力拼博看看。

謝謝各位,讓更多同學與孩子們看到,

原來堅持理想的人,可以活的很好。

今天,我們從成功大學畢業了

有的人覺得難過,書本賣了二手價,但整本其實翻都沒翻過是新的。

有的人覺得遺憾,無論是沒交到男女朋友、有些社團活動錯過了,還是那些教室明年依然是坐滿了人,但不會在是自己。

但我希望,不分系的所有同學與夥伴們,永遠熱愛生活。

我叫侯智薰
出生於 1994 年 9 月 17 日
畢業於 2019 年 6 月 1 日

謝謝成大,謝謝這六年,謝謝所以珍視我以及我所珍視的人們。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若喜歡我在 Medium 的內容,可以拍個手(Claps)
也歡迎「分享」到社群網站給更多朋友。

最近正在找下階段的職涯發展 @北京(2019 年八、九月可上工)
希望產業:遊戲、智能家居(AIOT)、To B 產品或服務
期望職位:產品、運營、商務&市場
公司規模:1000 人以上
有興趣的聊聊的朋友,歡迎 LinkedIn:www.linkedin.com/in/hou-raymond

轉載與邀稿合作

Email:raymond.hou.ch@gmail.com

高效能任性

「高性能任性」是專注於「個人成長」的部落格。每週一道思考題,希望能幫助你我做自己的主人,找回生活和工作的掌握感

高效能任性

「高性能任性」是專注於「個人成長」的部落格。每週一道思考題,希望能幫助你我做自己的主人。更多一人公司、數位遊牧與生活黑客的內容:https://raymondhouch.com/blog/

侯智薰(Raymond CH Hou)

Written by

《雷蒙三十》 Podcast 主持人,分享高效工作與品質生活的一人公司故事|18 歲印度旅行,22 歲成為外商遠距工作者,24 歲結婚到北京互聯網做產品和運營,26 歲回到台灣和老婆一起帶著電腦到處工作,懷著任性熱愛生活。|▲ 最新內容在個人網站:raymondhouch.com/blog

高效能任性

「高性能任性」是專注於「個人成長」的部落格。每週一道思考題,希望能幫助你我做自己的主人。更多一人公司、數位遊牧與生活黑客的內容:https://raymondhouch.com/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