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保松教授關於《宗教與科學》討論會的記述

同意一點,當晚討論的氛圍比各人(包括聽眾)的設想都要好。如我自己便是食住花生等睇關陳二人拆招的。但當晚四位講員的確是嘗試將宗教與科學各大矛盾點鋪陳出來。同行友人說王偉雄「讀神學嘥時間」論是 arrogance,我同意。但他站在對宗教(基督教?)的鄙夷和敵意來立論,卻也為講座生色不少。

關陳二人仍然嘗試以一般護教方式立論,雖也可滿足今次講座的需要,但在促進對話而言又略嫌不足。

陳文豪的發言雖無甚新意(於我而言),但對一個普及講座的聽眾來說,似乎是一個亮點?是時候開他的新書《理有理講-以理性尋找上帝》(宣道,2016)了。


當晚的筆記(部份)

The frontiers of science are moving away from what we know as “common sense” !!!
(The lack of) scientific literacy is preventing people from reconciling faith and science.
因為科學發展緣故而修正宗教典籍的解釋,犧牲了宗教典籍的權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