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梁耀忠

梁議員在週三立法會會議的表現,為什麼令人失望,不只是他中途放棄主持會議一項,也有其他因素。

其一,是他應該早已知道自己要主持會議。涂謹申參選主席,那身為第二資深議員的梁耀忠,自然成為首次會議的主持人(立法會議事規則附表1第6及第7條)。留意 Presiding Member 是否議事規則第3段所指的「主席」或「代理主席」是不清晰的。(按:秘書處的理解是 Presiding Member 等同主席的職能。)

但第3段第3條指明:

立法會代理主席或其他主持會議的議員,⋯⋯享有本議事規則賦予立法會主席或全體委員會主席在該次立法會會議或全體委員會會議或部分會議上可行使的一切權力。

既然他早已知道自己將會主持會議,那為什麼他不預早準備,反而依賴秘書處?先撇開三位議員宣誓是否有效的問題不說,梁君彥的國籍問題應即時處理,而非放著不顧。(事實上,我認為秘書處今次沒有盡職審查梁君彥的資格 — — 他是工業界(第一)的議員,他不須符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並且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國家的居留權。 」一項便可參選,見選舉事務處相關資料。但按《基本法》第七十一條,立法會主席則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另一項,是他臨陣脫逃,而且在是主權移交前後歷屆立法局/會都未曾發生過的情況──一個泛民陣營的議員主持大會。不是說要跟規程做事的嗎?他直接在席上宣佈未能信納梁君彥的放棄國籍聲明文件為真確,涂謹申議員在無對手下自動當選主席,是合乎規程的(第9條),為什麼他不做?

可能是為了勢力平衡,可能是為了做好人,但這並非選民所期望的。

最近在看美劇 Designated Survivor,故事一開始就講到美國總統於發表國情咨文演說時,國會山莊遭受恐怖襲擊,總統、副總統、整個內閣連同參眾兩院所有議員都於襲擊中喪生。只剩下 Designated Survivor,房屋及都市發展部部長 Tom Kirkman,他是美國政府在遭受此等襲擊時的「指定倖存者」。當 Kirkman 抵達白宮準備善後時,遭受到前任總統的文膽質疑,他這樣回應:

But for now, I am all you got, and you have exactly 52 minutes to write a speech convincing the American people that that’s a good thing.

梁耀忠議員,你有不多的時間,說服你的選民,當日投票給你,is a good thing。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Yellow Candl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