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k(快克殺手, 2006):爛到掉渣

#爛到掉渣

劇情不合理,並不是「這就是笑點啊」可以辯稱的。這不合理在於,不合理在不合理的點。不合理得很不合理。當我們看《歪小子史考特》,或《特攻聯盟》,不會有人說這不合理,原因是誇飾得很過分。就像國中的時候教的修辭一樣。

但這部片不合理都在一些幼稚的點,而且不打算特別凸顯。例如一槍不小心打中小鳥,或槍彈到地上把自己的手打爛,全都一個鏡頭帶過。我說你不合理這些要幹嘛?這只是國中生睡覺前的動作片幻想啊!

結果你又在命中率和藥效上極度寫實,我真的搞不懂你是要合理還不合理了。

最終我們可以肯定,導演缺錢,拼了命也要把電影拍出來。啊靠腰怎麼辦太短了,那就塞一些車流啊建築物啊付點錢就有的素材包。然後加點沒意義的 8bit 動畫,湊到接近 90 分鐘。運氣好的話就會有人說這是風格,這是 cult film,我是偉大的昆丁塔倫提諾。

最慘的是裡面滿滿的歧視。中東人安身立命在美國開計程車,只是跟主角說全身溼嗒嗒不可以上車,就要被拽在地上被拿槍劫車:「就是他!蓋達組織!蓋達組織!」手臂被折斷,口中還得大喊,我愛美國,我愛布希,我投給布希。

把蓋達換成 ISIS,布希換成川普。十年了,美國的口味從來沒變。

而女人必須蠢,必須胸大,必須尖叫,必須在緊要關頭搗亂我們英勇的主角,說我要撿我的東西哎呀。且不可以受傷 — — 他馬的誰打女人誰是狗熊!我跟他拼命。大概是這個概念。

亞洲人在美國手工紡織。黑人一定有古柯鹼。海地人計程車司機,當然隨身攜帶神奇興奮劑(異國情調唷)。因為外籍移民有罪,非白人都有罪,主角是英雄,快死了做什麼都對。

這包含闖入醫院偷腎上腺素,被警衛追時拿槍威脅護士:我知道你有腎上腺素,給我拿來。

好啦好啦,等一下我要找。

給我拿來。

此時他們推著病床,床上的人正要動緊急手術。混蛋,床上的人拿下呼吸器說。閉嘴,我說真的,主角再度英勇地,以槍威脅著快死的老伯伯,朝後開了兩槍。一槍正中點滴袋。通通閉嘴!

導演,你國中時的幻想就這點程度嗎?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