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tch(偷拐搶騙, 2000)

蓋瑞奇擅長的,是快節奏交代劇情。這也是他的一種風格,還能增添喜劇效果。但他一貫不擅長的,是人物的塑造。比起《Lock, Stock and Two Smoking Barrels(兩根槍管, 1998)》,兩年來顯然有所進步,至少知道要給人物安插一些特色:「紅髮」安托、「禿頭」傑森史塔森、「含滷蛋」布萊德彼特。這邊的故事就是個很簡單的,打假拳詐賭案,最後稍稍逆轉復仇一番。

然而故事分兩線,另一線的人物仍然模糊不清。我們只看到一顆鑽石,有人要偷有人要搶,但每個人都很外行,最後都分不到。誰是誰的誰,完全分不清楚也記不起來。

最糟糕的,是兩線劇情完全脫鉤。交會處有三個:地下拳擊場的門口、亂丟牛奶害人家撞車、把有鑽石的狗狗抱走。聽描述就知道,這根本超級沒關聯。第二個雖然是重要轉折,卻轉得很硬,讓整部電影以巧合串接。

牛奶「恰巧」打到擋風玻璃所以撞車所以俄國佬「恰巧」跑出來到馬路上被撞飛。

狗狗「恰巧」把鑽石吞了傑森史塔森跑去找布萊德彼特找不到被警察盤查狗狗「恰巧」跑出來玩所以被抱走他們給獸醫檢查發現靠腰啊有一顆鑽石。

有沒有很像低成本搞笑片?

我認為好的黑色幽默,是不存在巧合的。最好的電影,是因為人物的性格,引發一連串的悲劇(天啊我好老派。)

比起來,柯恩兄弟人物也多、劇情線也多,可是交織的緊密程度完全不是同一個層級。至於角色的性格就不用說了,蓋瑞奇根本不打算描繪性格啊。

這篇很短,因為那麼直白真的沒什麼好講的。如果是純為了娛樂效果,想看看劇情可以走得多扯,那相當適合。但除此之外,應該沒有別的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Yuj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