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蒂克消亡史(The Wasted Times, 2016)

#1

看到片頭黑底紅字康熙字典體我就心想,完了完了,這片沒要管細節的了。一開始的小笑話還有點期待,演員反應很怪,想說是部有個性的片來著,沒想到搞到最後只是雜揉昆汀和柯恩兄弟和「嘿唷我就是要拍出時代感唷」的雄心壯志的二流仿作。旁邊的兩個大嬸捧場,每一個不好笑的笑點都笑出聲來,還細語著「啊他不是死了嗎?」「沒有啦剛剛有說三年前。」真的,我不怪你們不懂。就如同很多詩其實也沒要說什麼但你就是看不懂一樣,這片也是走這路線。東剪一點西剪一點但什麼都別放過,淡出淡黑卡接黑全部拼起來就是。

所以我就在這先理一理劇情的部分。第一部份是陸先生(葛優飾演)跟日本人談生意。日本人說,我們要在上海開家銀行,錢我們搞定,你們都不要出,股份直接分你。陸先生說不要。理由也不說,反正老子有幫派就是任性。旁邊的二哥就背叛他,和日本人合作,殺得陸先生家死了一堆人。陸先生的日本人好友渡部(淺野忠信飾演)也左胸中彈,沒想到是假死,其實裡面穿了防彈鎧甲。

第二部分時間在三年前。章子怡飾演的「陸先生的老闆的老婆小六」不正經,到處招蜂引蝶。陸先生說,給你個電影女主角演,不要再讓老闆不開心。但她還是跑去跟男主角做愛了。這麼不檢點本來要處理掉的,但是顯然陸先生也跟她有一腿,老闆說,你捨不得殺就別殺吧,送走就是了,面子問題罷了。陸先生就讓渡部把她送去北邊。沒想到渡部非但沒有乖乖遵命,還在車上強暴了她,最後帶回家當性奴養。

第三部分發生在戰時。渡部假死之後,留下的兩個兒子由陸先生撫養長大。大家都躲到了重慶,渡部卻不知怎麼跑去菲律賓打仗。啊,原來他是日本派來的間諜啦(至於間諜幹嘛上前線我們就別計較)。總之陸先生抽空把二哥殺了報仇,戰爭也突然結束。陸先生在臨時的戰後收容所之類的地方看到小六,一個震驚:啊你不是在北邊?知道了來龍去脈,可能也掐指一算,算到了渡部在菲律賓的一角,就帶著渡部的兒子們跑了過去。最後殺掉其中一隻,逼渡部寫下一些東西,再讓小六把渡部給殺了。The End。

不知道為什麼跑去菲律賓當戰俘的渡部
#2

劇情很瞎,大家可能都知道了。然而經過導演程耳兼編劇兼原著小說作者兼剪輯的神之剪,就硬是要讓你覺得哎呀,深奧。有些地方剪得不錯。諸如前一句提到「我要把你的皮給扒了」下一幕就是渡部在幫生魚片去皮。或是前面讓渡部中彈死掉,後面才讓大家看其實他準備得很周全,都在家做防彈背心。或是前面先提到渡部在車上殺人,然後用一條手帕把血給擦乾淨。然後在很久以後才說,那其實是剛被強暴完的小六給他的。

有些就差強人意。小六要被強暴,我想大家多半早就猜到了。畫面暗示太過。卻突然切掉,我還以為是導演開眼了知道要藏掉俗氣的部分,結果沒有。只是比較晚演而已。然而更多的是不知所云的破碎鏡頭、突兀不流暢的轉場,以及錯亂的時間軸。這些如果不是要故意混淆視聽,那就一定是要模仿大咖導演失敗。

開場邊講笑話邊殺人,就讓我有強烈的《Pulp Fiction》的既視感。差別在於節奏太急、笑話也不好笑、對白又都是廢話。不是昆汀刻意閒話家常的、帶有緊張感的廢話。而是「我是商場菜鳥我不會談生意」的那種(有空時也看一下紙牌屋好嗎)。

男演員玩小六的腳,也令人感到是在致敬昆汀。據說這兩人都是有影射真實人物的,但這一點都不會加分,反而很有機會扣分:萬一現實比你的創作更精彩怎麼辦?

另外,導演有在映後公開示愛說他很喜歡昆汀。

小六正在用腳把男演員的墨鏡摘掉。
#3

失誤真的很多。

前面一個童子雞的故事,演到一半就斷尾了。那到底演他做啥呢。

裝著手的盒子,令我想到《The Big Lebowski(謀殺綠腳趾, 1998)》或《Se7en(1995)》。不過卻做成了一個俗氣的版本 — — 我相信沒有一個經過訓練的人,會不知道你把人家手剁了。那就別演了吧,還拖超長,情緒都跑掉了。

就是在這裡我對整部片失去了信心。中間還一度睡著,幸好女友很有先見之明地在看電影之前提議要買飲料。我確實是靠著喝綠茶才能撐過前面一小時。

結尾處,渡部要他沒死的小兒子假裝成日本人,趕快跑進戰俘營,因為那裡不會殺戰俘。兒子真的照做,大喊「日本人です。」但,渡部你不是一直偽裝成上海人嗎?兒子從小在中國生活,真的會講日本話嗎?一進去就會被發現是假的了吧?

還有前面提到,渡部強暴小六。第一個失誤在於,竟然先殺了司機跟前面的手下。其實你把小六拖出去外面強暴完了再回來,底下的人也不敢說什麼吧?就算要殺,也別在車上殺呀!這真的是國外黑色片看多了就會知道的常識。車上殺人就是麻煩,你不也看了昆丁嗎?《Pulp Fiction》裡面有教你不要把車子搞得到處都是血吧?

但是渡邊竟然靠著一條手帕就全部都清乾淨了。這種事到底誰信。

這部片一個致命缺點,就是殺人像沒事一樣。吃點心殺人、吃日本料理殺人、精蟲衝腦殺人。殺人從來不可能沒事一樣。光是要處理屍體就累得要死了,挖洞也沒有導演你想得那麼浪漫輕鬆。

#4

最後還是講點好的。章子怡的戲中戲算是個不錯的巧思,用來對照後面渡邊說「你不會殺掉我兒子的。我太瞭解你們了。」瞭解的,就是華人所謂的博愛、所謂的仁心、所謂的情。渡邊自己也因為情,殺不了小六,最後死在小六手上。

可惜章子怡實在演得太爛了。一個菜鳥演員,一個演技爛到會讓導演哭的演員,怎麼可能那麼正經深情地說出那段台詞?來個出槌,或演完立刻出戲問「導演這樣行嗎?」都好,就是要露點馬腳讓人看出來啊。

(等等不是說要講好的嗎?)

好的。另一個好的點,在於前面提到的手帕。用於象徵小六與渡部的複雜情感:小六在被強暴後,給了渡部手帕。然而渡部卻拿它擦車上的血,瞥了一眼後隨手扔掉,雙手染著鮮血開車回家。

小六不知道,自己即使殺了渡部,又能逃到哪裡。她需要一個男人來依靠,這是她的一生。所以最後當她在暫時收容所看到陸先生,她站起來笑了。

可惜我覺得這笑毀了。她的心情是什麼?可不是見到老朋友啊!至少得包括一點痛苦、一點羞愧。她必定回想過去這幾年的悲慘經歷,戰時或許也被人當作妓女之流。身份地位如今相差這樣大,她在老相好面前是不應該抬得起頭的。可是導演卻讓兩人平身站著,兩眼對視,勢均力敵一般。

小六與渡部所謂的複雜情感,也在別地方毀了。刻意拍小六做愛時一邊高潮一邊流淚,或許可以表現她的複雜心情:我這麼不堪,卻為什麼有這樣的快感?我這麼墮落,為什麼卻安於現狀?但我個人覺得,後面斟酒時的面無表情,其實是更好的細節。流淚太激烈了。對照她在其他部分的順受,把痛苦全部埋起來,讓外在的自己死去,似乎是更一致的表現。

(不對啦剛剛說好要講好的地方。)

再講一個。正港女演員吳小姐的老公,因為老婆被上司要了,只好接受被自己弄調走的事實。其實自己也早就出軌,也不怎麼樣愛老婆。所以演了場爛戲,深情款款地說:「不論我們在哪裡,我這顆心,永遠跟你在一起。」可惜前面又說了新工作「地位高、錢多、不辛苦」,恰好和來傳訊的王媽講的是一模一樣。爛戲馬上被拆穿。

但我說吳小姐你的後來呢?交代一下呀別老富奸呀。

事實就是,即使偶爾看到一些巧思細節,還是會被導演在另一個地方毀掉。

#5

還有音樂。一首英文歌卻帶有濃厚的不知哪來的口音,把 father 唸成「fra — 惹」我真心不懂。最後來一句日文,但那明明也不是日本口音啊!片尾曲的作詞也是程耳,底下的英文翻譯都寫得比他好。演唱則和作詞一般的做作假掰,相當符合全片風格。

#6

由於是政大中文影展,映後有個導演座談。觀眾們倒積極,也許是發問有加分(不要亂講)。這座談實在有收穫。讓我知道,很多地方不是我文青指數不夠高看不懂,而是導演真的什麼也沒想過。

英文片名 The Wasted Times 是有他的含意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