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0 Followers
·
Follow

要寫的文章積得越來越多,但正式走入在家工作第三個月的日子,最終這主題硬是攔截了其他積累已久的backlog ,成為我 Medium 今年首篇也最符應時事的文章。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陪伴我一百天來的書桌,總有那麼幾個瞬間覺得自己像看著不同監視器畫面的大樓管理員

What ‘Work From Home’ means — 所謂的「在家工作」

前陣子看到國際新聞提及由於新冠肺炎的影響,全球有逼近一半人口都被限制於某地域而不能自由移動。過去在科技公司作為福利之一的「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成了目前多數上班族的日常,而這也是為什麼我突然得到了這篇文章的靈感。

前言:「在家工作 (Work From Home)」與「遠距工作 (Remote Work)」不完全相同,遠距工作表示科技遊民們可以帶著電腦隨時在咖啡廳、其他城市遠端工作,但我在本文僅針對目前新冠肺炎的疫情,想多深入分析「家」與「辦公室」的界線。

多數人對於能在家辦公是充滿憧憬的,然而當在家工作成為日常,我個人認為它所表達的概念不再代表著自由與開放的工作文化,而將成為一波對於實體與虛擬的辦公場域的全球革命性浪潮。

當在家工作成為日常

我近期常思考當「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不再是個工作福利而是生活,它究竟帶來的影響為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像敝司般的矽谷網路公司,多半採開放式的辦公室設計。這樣的空間裡沒有明確人與人的距離,任何人都可以躺在公共區域的沙發上小憩、也能夠一站起來就一覽同事是否在座位上。開放式辦公室的優劣爭辯早已不是一個新話題,然而在病毒肆虐時更加成為眾人的隱憂。當這類型的辦公環境一出現確診案例,行動軌跡顯示被接觸到的高風險人群比起一般傳統公司還要來得多太多了。此外,科技公司另個知名的供餐福利也成為了眾矢之的。如同飯店自助餐的公司食堂將可能成為下一個病毒傳染的溫床,要如何確保供餐的衛生成了公司的頭痛難題。

以上討論並非認為開放式辦公室百弊無一利,但確實暗示了矽谷開放辦公室的趨勢有可能將在短期被推翻,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些辦公室設計與福利反將成為之後重返辦公室的絆腳石。

對員工而言,這些福利是他們原先與公司談好的薪資待遇。所以當無法享用到提供的三餐、咖啡、零食等供給或完整的辦公桌設備,實際上「在家工作」可能代表著更多日常的開銷將會產生。

反向對公司而言,過去給予員工的福利無法被落實也並非一件壞事。相關的設備營運成本可以降到最低,長遠也可預見若大家都無需進公司上班,那麼辦公室的維護、供餐、相關供給等資源都能被轉移到其他更重要的項目上。

“— — 畢竟如果大家都能夠在家工作,那麼辦公室還必要嗎?”

這問題在疫情結束後可能會引發新一波的工作革命,包含辦公室是否該存在、是否會有更多開放全遠距的公司(例如現在的 Mozilla, Zapier等公司)因應而生、全遠距工作的績效考核應如何處理,甚至推及到若辦公場所的地域限制不復存在,人們之後對於居住與工作地點的選擇也將受到影響。

不過,除了上述的成本外也有另一個值得被討論的關鍵:工作效率。

在家工作做得更多還是更少

每個人對在家工作的效率有不同的期待,有些人屬於一定要離開家裡才能夠遠離誘惑。回想過去讀書時期,總有些朋友非得在圖書館與咖啡廳才能夠定下心來準備考試,有些人則是在聽聞自己可以有較長時間在家工作後,總充滿著雄心壯志想完成過去早計畫卻尚未有時間做到的事情。

在宣布強制性的在家工作政策後,我原先認為自己的工作效率除了不受影響外,也應該可以不受雜事干擾更快完成我規劃中的項目。我試想,在家工作表示省去了通勤或在外尋覓三餐的時間,在家工作同樣也表示可以隨時 Stand-by 處理工作中各種臨時狀況,比起明確朝九晚五的界線,似乎暗示將能有更多產出。

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從一開始紀錄三餐自煮到後期的煮飯倦怠

先將在辦公室與家中個人效率的比較擱置一旁,姑且談論實際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雖然可以省去交通時間,然而卻沒有省去我需要為三餐準備的時間。準備時間可能是決定吃什麼、訂購外賣的等待、自煮時的食材備料與料理等,這些加起來或許比我原先通勤的一小時還要來得多上許多。

家人也是個變因,若是有小孩或長輩的家庭,那麼將有一定比例的時間撥給照護;在家工作表示你或許得在特定時間領取包裹、在人流較少時為家人去超市採購,原本的八小時工作時間也可能被拉長到朝九晚八甚至是深夜持續將當天工作完成。

在工作上,過去可以直接面對面討論來完成許多決策,然而現在卻須配合各自在家的作息(如設計師要接小孩下課、PM需照顧家中長輩等)、因應不同網路狀態而調整,過去可以實際參與的產品發想(Brainstorming)或是線下的使用者訪談都在轉往線上視訊形式後減低了效率。因而原先一個會議可以得到的討論結果,或許現在需要更多討論、更多事後的電子郵件來達到相同的效果。此外,視訊會議本身其實比面對面溝通更加令人疲憊,比起原先可以透過動作、手勢、表情與語言來協助理解溝通內容,現在隔著螢幕我們每秒都需專心聆聽一閃而過的句子。

於是第一段所提及的「認為自己可以完成更多」想法或許也並不實際。認為自己因為在家就能夠完成更多,實際上只是強迫自己在家上班的同時擠出更多資源給予這些原本就沒有時間完成的項目。

對於在家工作能完成更多還是更少的問題,重要的或許是針對自己的了解而去修正期待。

心理戰 — 這是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

每個人在家中的效率有所差異,面對的問題也都不同,我自己身邊的人(包含剛開始在家工作的自己)所遇到問題反而是在家工作後沒有明確的「下班邊界」。我發現如上一段提及的效率受到影響後,我常覺得自己吃完晚餐後可以再做點工作、休息一下後再處理點事 — — 導致沒有一個明確下班的狀態。

很多人好奇,為什麼原本自己也偶爾在家工作,也認為有電腦設備應該在哪裡工作都不成問題,效率依然會受到目前「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狀態影響?私認為,這是由於目前的疫情強迫改寫了我們大腦過去對場域的認識。

從小到大,你可能花了超過二十年的時間在習慣學校就是跟著課表上課、在辦公室就是開會工作而回到家後就能夠好好休息。這也是為什麼「家」往往與「舒服」的概念相連在一起。這種認知習慣讓我們在轉換脈絡時,大腦可以更好地分配資源給相對應的任務。但一夕之間,當我們需要強迫大腦將對於「家」的認識連結到「工作」時,便會面臨一段磨合的適應期。

我認為由於新冠病毒而被迫在家工作的狀態,如同一場看不到盡頭的馬拉松,而非短跑。

我去年開始重新練跑時發現自己喜歡短跑(<10公里)勝過長跑,我需要很明確地看到自己每公里的進程,而不會覺得自己卡在一個看不到終點的遙遠路途中。

在過去你可以選擇下週在家工作後,隔週去辦公室處理特定的任務,然而現在我們卻不知道何時能夠重返辦公室,看不到盡頭的狀態讓人們失去了選擇的自由。過去你可以週末去朋友家串門子、突然想吃什麼而出門購買又或是提早安排下個月海島的度假,但現在不知道這些活動會在下個月、下一季甚至是下一年才可能發生,擔心看不到未來的現況加深了心理壓力。或許「在家工作」賺得了些微的時間與舒適,但事實是心理的壓力來源卻更多了,更讓我們無法專注在當下的工作。

看不到終點意即我們不能有計劃地調整自己的節奏與氣息,也就是英文所謂 Pacing 的概念。

如同跑步時的配速,當距離終點只剩三公里時開始跟自己喊聲「再撐一下,就快到終點了」;當你才在半途時,你或許不介意放慢一點腳步來重新調整自己的速度 — — 但疫情現況是一場看不到終點的馬拉松,所以我們本就需要多一點時間來調整、來更好地為自己配速,而無需期待自己在宣布在家工作後隔天馬上就能找到合適的節奏。

待在家的日子學到的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接下來的幾個段落,屬於我個人這三個月來的一些生活學習。

大概從上個月開始,我們部門每週都有一段時間留給彼此閒聊,確認彼此的近況。幾週下來,我與同事們漸漸感受到因為疫情而在家工作的焦慮感是非常真實的。當然,我們都是幸運的一群,我們的工作穩定而不受到影響,但是即便我們是幸運的,不代表我們就會是幸福的一群。

其中一個同事說到,他在這段時間裡不斷做惡夢,夢到自己年邁的父母得到新冠肺炎而逝世,在海外求學的他想起如果當年畢業後沒有毅然回到家鄉,夢境中他甚至無法趕回來見父母最後一面。另一個正準備搬家的同事說,他開始反思自己對於生命中許多選擇的原因,越是在這種混亂的時刻他意識到自己其實從未認真想過家人、愛情、友情與職涯發展,對於他的重要性排序究竟為何。

我自己則在公司宣布在家工作後,一開始自認為不會有什麼困難,卻在第一週後開始因為完成不了計畫中的工作而感到生氣與自責。我感受到我的時間變多了,但也明顯感受到不想工作的情緒,並不是偷懶想午覺、玩遊戲或看影集,而單純只是覺得疲憊到不想做任何事情。

A. 停止超額完成(Stop over-achieving)

我意識到根本原因是我對自己的期待是錯誤的。如同前述幾段,在家工作的我其實無需覺得自己必須做更多事,也無需覺得自己應該要隨時都在線上,以向其他人證明我在認真工作 — — 只需把份內的任務完成,並且對於狀態誠實。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失眠夜裡所捕捉的日出時刻

所謂對自己的狀態誠實是,告訴同事或許午後會去超市採購而不在位置上、告訴同事自己失眠而狀態不好,所以只會優先完成重要的大項目,而小項目比較晚被處理等等。彈性,就是在家工作的優點,如果今天真的非常疲憊那麼就午覺吧,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晚餐後再把事情完成。

如同我主管,以及敝司許多高層出來喊話時說的:

“It is okay to be not okay in this situation, you already exceed expectation by working from home where you never prepare yourself for.”

B. 如何維持個人生產力

這是我幾個月下來的經驗談,僅供參考但希望能有些幫助。

在家工作後由於上下班界線不明,因而我開始透過「儀式感」來創造界線。原本起床盥洗後,穿著睡衣便隨意早餐開始工作,現在的我很明確地建立出自己的規律:即便不出門也會換掉家居服或睡衣,早餐後固定花 5 到 10 分鐘手沖咖啡後回到書桌前開啟一天。沖咖啡的動作成為了如同我過去在辦公室走去茶水間倒咖啡的「上班分水嶺」。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雖然在家裡有比較多的彈性,但我依然會固定三餐時間。我目前養成的習慣是以午晚餐來切割我的工作事項:哪些事情應該在午餐前(上半天)被完成與晚餐前(下半天)被完成。上半天完成的項目通常會較彈性而輕鬆,例如回覆電子郵件、閱讀產品更新文件;下半天則會留給需要長時間專注的任務,例如撰寫產品企劃。甚至以新加坡目前封城的狀態,我會刻意早起在人潮最少時去超市購物後再回來工作。

同理,雖然週末或許還是得待在家,但把工作與私人生活明確地劃分開,反而會有助於自己在有限時間內不拖延而更有效率。若是總想著平日做不完的事情,可以在週末慢慢完成,那麼反而身體會覺得在家就是得不間斷地工作,而失去了原本「在家休息」的身體習慣。

如果在家工作的日子是一段看不到盡頭的馬拉松,那麼至少先把時間切成較短可管理的日、週工作行程,會比較明確讓自己看到進程。對我而言若早上的項目完成,通常也表示我應該午餐了;若是午後狀態不佳,那麼下午的工作項目也會有明確未完成的清單被移到晚餐後。我會在每天下班前進行隔一天的規劃,保持著20%的彈性以因應臨時變化。

最後我可以提供的訣竅是養成固定習慣,讓大腦無需特別思考就可以直接反應。除了上面所提的一日工作項目的清單外,我也會把固定把某幾個重要活動歸在固定的日子。例如我週二四的傍晚是運動時間、週五一早固定為我的超市購物時間,讓我在其他天時不用特別思考這些活動應該要何時進行,也可以讓我在安排工作項目時更有效率。

Final Words

這篇文章僅以我在家工作後的反思作為主體,然而背後有更多在病毒出現前我們始料未及的議題也值得被討論,例如,在家工作本身就是個階級的分水嶺。科技業可以拿著電腦在家工作,然而前線的服務業,這些最被疫情衝擊的人卻沒有這選項。

我是幸運的,比起很多人都幸運。然而幸運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我比起那些因為病毒而失去工作的人幸運,而在台灣依然可以正常地出門買珍奶雞排的人,比起被困在封城狀態裡的人們幸運。現在還能夠撰寫這篇「在家工作」主題文章的我,在這時期每天都有對生活全新的認識與反思,因而更想趁著有時間的時候把文字記錄下來。

原先撰寫這篇文章時,最早的想法是深入討論疫情所引發的「在家工作」對工作型態的改變,以及在未來後疫情時代可能對辦公室與工作帶來的衝擊。然而,在開始著手文章後卻發現這是一個太深太廣的領域,而目前的我僅能在本文中單純分享這三個月來的個人經驗與習得。但也期待未來等我有更多反思與收穫後再與大家分享。

最後,希望不管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處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都能平安健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And wear masks, please.


PM總動員】是產品三眼怪的每月定期客座單元,挖掘邀請海內外業界產品開發相關領域的大大們和大家分享!本月邀請到的是目前在新加坡擔任 Facebook 駐亞太市場的產品營運顧問 Aki 來跟我們分享她在產品營運的工作內容、以及營運工作如何協助產品提供用戶更好的體驗。

所以你實際的工作內容是什麼?與一般的產品經理有何不同?

這是一個自從我轉作產品營運後時常被追問的問題,我在網路上搜索相關資料時也發現台灣 / 中文圈對於「產品營運」的內容並不如「產品開發」常見,因而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來回答對該領域有興趣的人,同時希望能引出更多不同領域或經驗的討論與分享。

我目前於 Facebook 新加坡擔任駐亞太市場的產品營運顧問,負責的產品是企業廣告後台的使用者介面(Advertising & Business Platform User Interface)與流程體驗。以下文章的內容主要基於我在 Facebook 工作的三年經驗中觀察與習得的,部分公司會有不同的職位定義,僅供參考。

產品營運時常由於中國的翻譯,而與產品營銷(Marketing)混為一談。把產品推入市場後該如何增加市佔率、宣傳管道的規劃…實際上都較偏向行銷的功能,而非產品營運的範疇。實際上若以原文 Product Ops 去進行資料搜集的話,有許多英文資源的網站有相當清楚的定義:

“Product ops builds a foundation for product excellence by reinforcing product strategy with metrics, infrastructure, business processes, best practices, budgeting, and reporting.” ...In short, product ops serves to support the product team and help build better products.

簡言之,產品營運的誕生是為了協助開發團隊,確保產品在市場中的定位與維護品質穩定度,讓產品能依計畫獲得成功。這樣的功能之所以尚未被人所熟知,是因為需要有一定規模的公司才會把開發(上線前)與營運(上線後)區隔開來,讓不同專業的人來負責相應的領域。

那麼,產品營運團隊為什麼重要呢?

因為多數的產品經理面對產品策略、功能設計、工程師的資源分配與時程安排等,已經相當分身乏術,而規模較大的公司在產品上線後還有不同的用戶實驗、顧客服務與銷售團隊的溝通等任務需要被完成。產品營運 PM…


有大雷。還沒看電影的不要點。

看完電影【寄生上流】後就一直在思考當中的一些細節,不想放在 Facebook 雷其他人,又不知道什麼平台可以讓我寫長文所以只好先暫時放在 Medium 這邊。畢竟是我個人紀錄用的隨筆,所以就不認真潤飾文字了。

【寄生上流】的電影韓文原名為 기생충 — 寄生蟲(英文電影名同為寄生蟲)的意思,我理解台灣翻譯想讓名稱更符應於劇情,但同時認為在片名就暗示了情節有點雷人外也侷限了想像。

奉俊昊是我多年來追的導演之一,從大一課堂上看了【殺人回憶】後便驚為天人,當時看完電影後久久不能散去的震撼讓我記下這名字,之後的【雪國列車(Snowpiercer)】、【玉子(Okja)】也都在上映後沒多久就進入我的觀看清單。【寄生上流】是奉俊昊與其御用男主角宋康昊合作的第四部作品,而此片的重心再度回到了延大社會系畢業的奉俊昊最擅長的社會問題探討。

從這段開始底下有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放個劇照防雷。同時表白女主演朴素淡— 片中最愛的角色金基婷。

打自電影開始,男主角基宇便一直提及「隱喻」這字。隱喻是他用來掩飾自己不懂裝懂的詞彙。而電影中各種人事物的隱喻卻真實地貫穿了劇情。

以下是主觀想法,個人解釋。

電影中有三個我覺得最重要的主題:

  • 空間感的高低:

這部電影的三個主要場景以空間的高低分隔出了不同的階級。故事從半地下室金家開始,看似悲慘的窮苦陽光屋與基宇走過階梯到達山坡上的有錢朴家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不僅只是有錢與否的差異,而是真實地理上的「高」與「低」也成了社會地位的象徵。

當金家誤闖了豪宅地下室時,才發現原來在地下兩三層還有永遠照不到陽光的避難室存在。若把生存空間的高低看作為社會地位,實際上金家或許僅是中產階級,在他們之下還有更無法翻身的一群人。

「我像是生在這裡,在這裡結婚的一樣。只要一週給我一次吃的,我就待在這裡就好。」

管家丈夫完全失去翻身意志的這句話,與金家用盡心思掏盡朴家資源不同。實際上,在社會最底層的一群人連挑戰階層流動的機會都沒有。

「你要下去嗎?」「…我要去更下面的地方」

這段基宇站在窗前與朴姐多蕙的對話很讓我印象深刻。躲在二樓偷情(?)的多蕙以為男友是要加入庭院的生日派對,但基宇的包裡早已帶上那顆象徵財富的石頭。他要去更下方的避難地下室,親手保住他翻身賺錢的機會。

我喜歡導演刻意地用不同場面強調這三個場域的高低之分。

在基宇第一次不斷往山坡上尋找朴家豪宅的模樣;在前管家不斷跑下樓的尋找丈夫時,鏡頭特寫著陰暗的階梯;又或是最經典的一場大雨戲,沒有任何對話而僅只是金家父子女三人從豪宅山坡上跑下來,跑過隧道、階梯、經過垃圾場,卻仍看不見終點的五分鐘連續鏡頭,都再再呈現了這三個場域的地理位置高低,也呈現了三個家庭的階級之分。

除了位置高低,陽光似乎也代表著階層能夠分配到的資源。金家半地下室的窗景對比於朴家落地窗外的開闊庭園,而在豪宅底下的避難室則是永無見光的一天。

  • 氣味:

我認為這部電影有趣的點在於,「氣味」這種無法在電影院感受到的知覺在劇中被不斷提及,讓觀眾像是隔著大螢幕都感知到了這家人身上的氣味。(更諷刺的是,其實我認為觀眾內心都知道那是什麼味道)

氣味也像是一種符號,帶著「窮酸味」的一家人被多頌童言童語地一語道破:「這四個人身上有一樣的味道」。金家人花了各種手段讓自己躋身上流,然而不管外表打扮如何亮麗,身上的味道卻無法被遮掩。

朴社長在不自知情況下說出的話更是直接:

「那氣味像是濕毛巾,是人們擠在地下鐵的味道」

而這種味道踩到了朴社長的界線,氣味如同這群底層的人不可控而帶有的原罪,上層階級的人卻不屑一顧而只在意臭味是否會沾染自己。在沙發下聽見這段話的金爸,開始不自覺地留意身上的味道,後座的朴社長的皺眉或朴太放下車窗的行為都讓金爸耿耿於懷。

而壓垮金爸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是在自己女兒重傷不斷流血之際,朴社長翻過屍體欲取身下的車鑰匙卻還忍不住捂鼻的下意識動作。

  • 風水觀賞石:

我認為觀賞石指的是「翻身取得財富的機會」。

朋友作為禮物送給基宇時提及了「這是可以帶來財富的石頭」,帶來石頭的同時也順帶推薦了基宇到有錢人家中擔任家教。而後面的幾個場景都可看到石頭特地被放在金家人在餐桌上討論發財點子時的鏡頭內。

當酒鬼再度出現於窗前小解時,已有穩定收入的基宇一改過去懦弱躲在家中不作為的作風,拿起「自己都無法負擔重量」的觀賞石想去威嚇酒鬼;後期在體育館與爸爸以及在朴家派對上與多蕙的對話中,也著魔地提到「被石頭牢牢黏著」——是打自一開始金基宇自認終於抓住了變有錢、可翻身的機會,而讓自己的野心把一家人都帶到了朴家,也是自己的貪念讓他最後被更下層的管家丈夫用石頭攻擊。

可悲而諷刺的是,當觀賞石被重新放進河中,這顆石頭卻與其他石頭看起來絲毫沒有任何不同。可能一開始這石頭就並不特別,「帶來財富」只是朋友隨口胡謅的謊言,但卻成基宇在片中的執念。或許發大財的可能從未存在過。

幾個我印象深刻的細節:

  1. 最開始的鏡頭是從半地下的陽光屋窗戶移至主角身上。與最後的結局一幕是一模一樣的運鏡。總有中間發生的一切如同南柯一夢的感覺。
  2. 蟲子,則是象徵著社會最底層的人。一開始政府派人除蟲時,爸爸便說讓窗戶開著也順便除去家裡的蟲,如同爸爸輕易地把昆蟲從餐桌上彈走一般,政府也毫無顧慮地下屋的人這樣對待著底層的人。蟑螂的意涵在電影後段會有更進一步的呈現。
  3. 當主角基宇嘗試在家中尋找免費的 Wifi 時,爸爸說「找 Wifi 來源的話,要往高的地方找。把手機拿高。」對比了最後在地下避難室裡依然滿格的Wifi訊號,私以為也象徵了某種需要往上爬來取得資源的暗示。
  4. 朋友在說服基宇接下家教時提及「你考了四次大學考試,你的英文比其他一般大學生都還要好」。其實暗示了窮人階級或許不比其他一般家庭能力差,而是資源取得的機會多寡罷了。
  5. 如上,女兒基婷同樣擁有優秀的美術編輯能力,有辦法快速地在網咖幫哥哥偽造出名門大學的學歷。爸爸甚至稱讚女兒「若有首爾大學 photoshop 學系的話,女兒肯定會考上」。爸爸在擔任司機時,即便是大轉彎也沒讓朴社長手上的咖啡晃動半分,其實都再再展現了這家人並不輸他人的工作能力。
  6. 朋友在描述有錢人家的朴太時,以 “Simple” 來形容她。實際上在電影中之所以劇情能推進,也是因為朴太的天真無邪而一次次被金家人騙。也對應了後面金媽的名言「不是善良又有錢,是因為有錢才善良的。若我也這樣有錢,我也可以這麼善良。」
  7. 我認為金家(主角家)與朴家(有錢人家)的能力對比更讓人感受到資源分配的不均。同樣是英文能力,主角基宇並不輸其他大學生;同樣是美術能力,基婷的電腦編輯出色卻無法繼續讀書,而年紀小小還在懵懂亂畫的多頌卻可以聘請一對一的家庭教師來「激發潛能」。兩個家庭在電影中刻意地被打造成像是不同時空的平行世界。
  8. 水蜜桃,是原本朴家不被允許吃的水果,也時常帶著性的禁果的意涵。朴家女兒多蕙愛吃水蜜桃卻不能吃,被金家人以伎倆趕走管家後才可以大飽口福,似乎象徵著得不到親情關心的多蕙寄託自己於愛情中,和自己的家教老師基宇發展的地下戀情像是吃了禁果,導致了最後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9. 朴家女兒多蕙跟基宇抱怨弟弟多頌是假裝有藝術家的特質,都是假的。然而這故事聽在透過欺騙混進朴家的基宇耳中,他只是懲罰多蕙用三次英文字 Pretend 寫出作文。誰才是真的,誰才是真的「假裝」?
  10. 金家雖透過欺瞞與詐騙將全家人帶進了有錢的朴家,可是處處細節可發現金家的善良。金爸喝酒時還惦記著被伎倆陷害的前司機、金媽明知道前管家在雨夜前來沒好事,卻還是開了門、基宇不是為了錢而與多蕙交往,而是真心地想與她在一起,基婷直到生日派對上都還想將食物偷偷地送往地下室給前管家夫婦。
  11. 那幅被掛在全家福旁的多頌畫作,根本不如朴太所說是多頌的自畫像,其實畫的是躲在避難地下室的管家丈夫。不被人所知的管家丈夫實際上用最顯眼的方式寄生於這個家庭。
  12. 朴社長夫婦由於基婷的伎倆,誤以為前司機既吸毒又在自己高檔車中與女人發生關係。夫婦兩人光提及這事就露出了鄙視又噁心的表情,然而在深夜沙發上,兩人卻以此作為催情的性愛幻想題材。
  13. 金家女兒基婷是善良的,但卻內心矛盾,因為她比其他人更想要翻身抓住機會。喝醉酒後大吼的一句「我們不能顧好自己就好嗎?不要管別人了,看看我啊?」看似發酒瘋,但更像對自己擁有的才能無法有發揮的空間而憤怒無奈。如同哥哥基宇說的,基婷其實是最適合朴家的人,也是最值得被看見的人。
  14. 另一個小細節是,基婷把自己的煙藏在家裡唯一一個收得到 Wifi 的馬桶天花板上。表示她時常待在那個最接近外面資源的位置。
  15. 對比著兩個窮苦家庭的善良(金家人不斷為他人設想,前管家夫婦到最後還一直說金太是好人),當兇殺事件發生時有錢人們的四處逃竄成了最好的對比。
  16. 金家人在客廳喝酒時,金媽提到金爸像蟑螂一樣。一旦有光,那麼就會四竄逃跑而沒有擔當,對比後面金爸從沙發下逃出而差點被朴社長夫婦發現的場景。他也是在手電筒的燈光下,像隻蟑螂般靜躺在客廳地板上。
  17. 雨夜,是片中最經典的轉折。一場雨不僅打消了有錢的朴家去露營的興致,也把金家從自己是有錢人的幻覺中喚醒,所有階級流動的假象被大雨沖刷,金家成了淹水的受災戶而朴家卻毫髮無傷。諷刺的是,當大雨之夜路上的人在鏟水逃難,被安置到體育館搶著拿捐贈的衣服時,隔日朴太在庭院讚嘆著雨後空氣的清新。
  18. 大雨那晚,多頌因睡不著而體驗在雨中搭上帳篷過夜,其他人卻真實的居無定所。對富人而言,窮人的生活或許只是他們娛樂體驗中的一部分。我同事在電影後也提到,他想到了目前世界知名的幾個音樂節都以一種「返璞歸真」的露營、露天、自然的概念在宣傳,其實是有錢人的玩具罷了。
  19. 印地安人其實是被掠奪與壓迫的象徵,然而卻是富裕家庭的小兒子多頌最愛的角色扮演人物。代表著上流階級或許根本不把掠奪與壓迫當一回事。
  20. 朴家小兒子多頌其實是朴家唯一一個知道管家丈夫存在的人。不僅親眼見過他,甚至還讀出了摩斯密碼中的求救訊號。然而多頌的不作為也阻礙了管家丈夫被發現的可能,似乎也暗示著既得利益者的世代傳承。
  21. 在大雨中,基婷坐在家中相對高的馬桶上,想辦法要擋住不斷湧出的污水。如同雨水不斷沿著階梯往低處流的特寫,表示金家是城市中位置相對低的地方,所以污水才不斷湧向該處。然而,電影最後躲進地下避難室的金爸卻看著可以正常使用的馬桶發呆,是因為他意識到即便在他以為「更低層」的避難地下室裡,或許都比自家還要「高」。
  22. 同上,半地下的陽光屋沒一處收得到Wifi訊號,卻在地下兩三層的避難地下室有著滿格的電話訊號。
  23. 當前管家夫婦握有金家人的影片把柄時,他們在沙發上模仿起了北韓主播的聲調。我認為這是片中非常明顯對國際政治的嘲諷:北韓(前管家夫婦)握有核武(證據影片)來恐嚇南韓(金家一家人),卻其實這些依然像是美國(朴家)眼皮下的小鬧劇。
  24. 朴家人喜歡不斷強調從美國買的東西,質量會更高一些。其實也暗示著南韓對於西方強權的崇尚,不僅只是愛美國貨而已,朴太也總愛特意將美國大學的名字掛在嘴邊,自己也是因為這樣而被基宇/基婷欺騙。
  25. 朴社長討厭的越界,其實是討厭階層的變動,因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當他提到前司機疑似在車上亂來,他憤怒的是司機有可能在自己位置上射精。當他聞到金爸身上的窮酸味,那味道打擾到他的空間而變得討厭。社長說的話其實暗示著階層上下的人就應該被隔開,留在屬於自己的位置。
  26. 躲在地下室的管家丈夫以一種盲目的崇拜在服侍著朴社長,但最後卻只在死前換來一句「我認識你嗎?」。許多社會最低階層的人都以崇拜的心在看著那些成功人士,認為他們確實技高一籌或高人一等,然而其實都是資源分配的問題罷了。
  27. 金家人在電影裡不斷提及各種計劃,如何用計讓自己躋身上流。但最後金爸無奈地躺在體育館地板上說著「最好的計畫就是沒計畫,這樣就不會失敗或失望」——暗示著階級的流動是不可能的。
  28. 當雨夜後朴太奔波於採買派對用品時,背景音樂以強烈的交響樂暗示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我個人很愛最後混亂的兇殺場景配著「高格調的交響樂」來放大突兀感。
  29. 最後透過基宇的口白來強調自己會變得有錢,重新買回那棟豪宅讓爸爸只要從地下室走出來即可的夢想。似乎暗示著階級流動遙不可及的夢,依然在社會底層的基宇心中。
  30. 湊到第30點,回到文章最初我認為「寄生蟲」是一個更好的電影標題的原因。是因為寄生蟲是一個需要寄主的生物,才能夠維持生存。為什麼管家與管家丈夫可以多年與朴家共生,是因為他們從來不威脅寄主,而金家之所以最後落得悲劇收場,是因為作為相對中產階級的他們認為自己可以「成為寄主的一部分」— 相襯於觀賞石的翻身意涵更為諷刺。

我愛發掘這些電影中的細節,特別是導演奉俊昊在這部電影裡刻意地埋下了許多隱喻,讓觀眾事後回想或是二刷時驚訝(我自己在發現原來從頭到尾多頌畫的都是管家丈夫時,覺得毛骨悚然)。

其實劇情而言,寄生於有錢人家的劇情並不太罕見。我認為另一部韓國早期作品【捉迷藏】更深得我心,作為一個驚悚片捉迷藏把氣氛與恐懼拉到更高的層次(*雖然捉迷藏劇情有bug),然而【寄生上流】有更多社會問題的探討與諷刺,把電影的層次提高了不少。

“這是一部沒有小丑的喜劇,沒有壞人的悲劇”

看完後整整有兩三天都在想電影的劇情,認為奉俊昊導演自己對電影的解讀是最好的註解。整部片子裡都沒有壞人,也沒有絕對的好人,如同海報想呈現的那樣,所有角色的眼睛都被打上了馬賽克,或許就象徵著這些橫跨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們就在我們生活周邊,而這些荒謬到劇情其實每天都在真實社會不斷上演。

About

Aki

Product Specialist @Facebook APAC | Tech products management/ development enthusiast| 人生目標是「有知有覺地過每一天」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