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開展另一場運動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立場新聞圖

序言:尋回警隊昔日榮光

「反送中」遍地開花,成果豐腴;然而,「送中條例」同樣變得不再切身。當然,「送中條例」只是「壽終正寢」,隨時可以借屍還魂,但起碼不是一時三刻。

但我和我的朋友們,甚至是藍絲街坊,卻時刻受著警隊暴政威脅,連逛街都隨時會被員警攻擊和挑釁。歸根究底,那是因為警隊徹底墮落,以及軍政府化。

現在,我們已不知何時會被軍警追打至頭破血流,不知何時會一群男警被非禮至當眾走光,買餸時,更難保會受到過期催淚彈的生化襲擊,再者,大家都是藏有攻擊性武器的罪犯。

當然,街坊們最懼怕的,還是黑社會不知何時會在警方的緊密配合下,再次出動追打市民。

香港警隊曾受市民愛戴,曾是Asia Finest,曾是港產片一拍再拍的主題,現在一切都淪落了,變成神憎鬼厭的過街老鼠,各行各業避之則吉的瘟神。

自六、七月以來,反送中運動 …


為何「前線」要留下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自七月以降,香港局勢急遽變化。本來自六月起發動的流水抗爭 — — 無大台,無佔領地,無面孔 — — 已是世界抗爭史的革命性新章。可是時至今日,流水抗爭又再進化至另一型態。

部分抗爭者對這新型態雖未能名狀,卻充分意識這改變;但對另一部分參與者而言,理解和接受流水抗爭本已相當困難,仍無時無刻回味大台,更遑論這一新形態。

兩者抗爭意識的落差終在727元朗一役中顯露,體現為幾個詰問和勸籲,即「留黎做乜」,「為何不徹」,「留力xx」及「返去啦,之後有排玩」等等。

如我們不能盡快梳理出這一落差,並進而達至互相理解,雨傘運動式的分裂和互控將不可避免地重演。

一切落差緣於流水抗爭的新型態:流水內戰。

抗爭與戰爭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偷襲珍珠港

是的,香港內戰已悄然爆發。

「抗爭」與「戰爭」的最大分別在於,前者以議題和訴求為本,功成在 …


是時候破除對解放軍的恐懼了,他們在Be water神兵前只是垃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解放軍,除了樣子比較嚇人外,就無甚了了

在香港,很多人對「出動解放軍」五字有莫名的恐懼,常常深怕若抗爭者有激進一點或對中共冒犯一點的行為,便會「激嬲共產黨」,「中共就會出解放軍」。筆者和一些長輩和前輩討論和推演抗爭運動的方向時,最常聽到的一句就是:

咁樣唔得啦,中共實出解放軍(這樣不行,中共會出動解放軍)

就像最近七一攻佔立法會一役,筆者從早到晚不停收到來自各方好友的whatsapp和message,內容均一不離二:

唔好攻呀,攻左入去真係出解放軍架(不要攻進立法會,若攻進了真的會出動解放軍)

攻了進去,和其後流水式徹退後,又說:

不要留下,再留就出解放軍

真係要走,唔係出解放軍無人想

若當日學生不徹,真係分分鐘出解放軍

「解放軍」,就像下國際象棋時的checkmate,總之抗爭者一 …


香港警隊篡奪大權的六部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警方於7月14日武力接管沙田新城市廣場

7月14日,法國大革命230週年。縱然早有人在討論區上調侃式討論圍堵監獄的可能性,但民眾的意志依然用腳投票,選擇了最平實的抗爭方式——沙田區大遊行。

「沒有警察的地方就沒有衝突」,警方在中午,和平遊行其間以出動警棍和糊椒噴霧試探性地襲擊遊行人士,但大抵未有大型衝突。示威完結後,未走的遊行人士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中「嘆冷氣」、食飯休息,有的則在廣場外的露天空間繼續集會,亦有人則到了沙田大會堂處觀賞香港抗爭英雄梁天琦的紀錄片。

晚上九時多,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忽然獸性大發,從各個出入口湧入新城市廣場,並揮舞警棍無差別地驅趕或襲擊商場使用者。當時警方更一度封鎖沙田鐵路站,令沙田與其他地方的交通盡皆斷絕,沙田頓成孤城。

當時新城市廣場一帶幾近人間煉獄。面對面目相猙獰,不斷出言恐嚇的武警步 …


從基督教倫理看「警察人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香港反送中六月風暴,警隊一於以住成為政權的劍和盾,極盡打壓、毆打抗爭者之能事。其間警隊獸性畢露,盡顯對抗爭者的仇恨及殺心。這令香港人不禁再度回憶起早於雨傘運動時已充分了解的事實:

沒有警察,只有警犬

犬者,鷹犬也。站在政權前方,對抗爭者張牙舞爪,忠實地執行主人給牠的各種任務,沒有自由意志,也沒有禮義廉恥。有的,只有猙獰的面孔,以及在絕對安全和絕對合法地獵殺人類時,所不禁露出的絲絲賊笑。

這種不義的武裝集團,引起群眾義憤,繼而痛辱羞辱,乃至替天行道,正證明香港的道德觀依然建全。

然而,每當群眾辱罵警員,總有人走出來,說一些百份百正確的話,例如

警察也是人

警察也有好人

不要針對個別警員,有問題的是警隊

...

諸如此類,相信大家也聽過不少。遺憾的,是這些話多出於基督徒之口。本文 …


老屎忽化總來得如此之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aturn Devouring his Children

香港眾志的六四宣傳

昨日,香港眾志Demosisto,上載了一段名為【00後大測試!經典電影識條鐵】的短片。片中女主持最初聲言要測試一下現今的00後是否認識8,90後的經典電影。

其後,主持拿著幾張電影照片,問幾個中一、中二左右的學生是否認識。看了幾張後,主持突然拿出王維林阻擋坦克車的經典照片。此時觀眾才恍然大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然後,影片如預期般發展,幾個中一、中二生對相片無甚認識,主持向他們簡單介紹六四事件,然後問他們有何觀感,當中有一個女生答了句「OK既」。

然後影片在社交媒體瘋傳,短短半日已錄得5000多share,數十萬人曾觀看這片。數千個留言中,盡是恥笑、辱罵和指責片中稚子的聲音。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半日後,豬心記者找出片中說「OK既」的兩位女同學,揭露出當日她們原本不願受訪、自己說話被剪輯,以及眾志一行人違背諾言沒 …


以朱家安的歧視理論為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過去左翼人士常指責宗教人士將一切事情泛道德化,即對任何事都以道德目光來批判,用道德來評定好壞。

今時今日,越來越多人感到泛道德症候群好像傳染到左翼人士身上。生活中一切大小事務都有被左翼人士批評(鬥)的可能。穿衣服會被人說是文化挪用;吃肉會被人說不道德;開車替女士開門會被說是男性沙文主義;簡單讚鄰居是個「好媽媽」也會被人說是發表歧視言論。

真是衣、食、住、行,言,五大生活範疇都危機處處,一不小心就會「歧視」或「物化」了某人,令自己成為人渣。

左翼人士集體投射(project)出來的「道德/正義」,就像馬丁路德在天主教中見到的上帝,對人有無限要求,無時無刻察看你所犯的錯,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步步為營,不停懺悔。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左翼為何會走到這一步呢?延續筆者的左右翼生態研究,今次我選擇了朱家安 …


盼望的主體

難易度: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取自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fans page
由於會方在活動結束後已將文章全部下架,本文僅以筆者的記憶作報導。如有錯誤,請多多包涵。

神學與哲學

林子淳是本地的年輕學者,主要興趣是神學與哲學詮釋學,法國詮釋學大師保羅﹒利科(Paul Ricoeur)則是其專研對象。

林子淳當日發表的論文題為 On the subject of hope:A Reflection on the Proximity between Theology and Philosophy in Moltmann’s Thought。單看題目就很有利科的色彩,因為proximity或approximation正是利科常用的反思進路:將兩個概念放進一起,反思其相似性和差異性,從而更深入地理解兩個概念。[1]

神學與哲學的關係從來是基督教思史中的大題目,不同 …


莫特曼的教會論

難易度: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相片由Rita Poon 提供

最近,享負盛名的新教神學大師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訪港,舉辦兩個公開活動。當中,由崇基學院神學院和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舉辦的「與莫特曼對話」,安排三位本地神學家 — — 林子淳、郭偉聯和賴品超 — — 與莫特曼作學術交流。

本文簡略報導郭偉聯博士的文章,題為《中國教會及其使命 — — 與莫特曼的教會論對話》,該文試從莫氏神學入手探討中國教會的出路。

中國夢與莫特曼

郭偉聯先從莫特曼近期對中國的觀點引入。對莫特曼而言,「平衡」(equilibrium)與「發展」(progress)是理解現代中國的兩個重要主題。

一方面,「平衡」反映了中國傳統的「天道」觀,重視在一個自然和人文的整體中,各部互相依存和互相平衡的特性。另一方面,「發展」則了新中國繼承的 …


歷史與閱讀

難易度: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久前,筆者放工後乘地鐵回家。由於車程頗長,又幸得一個座位,筆者漸漸釣起魚來。

朦朧中,聽過身旁一男一女的對話,簡直聲聲入耳,發聾振聵,令我立即睡意全消:

女:你知唔知,八月就係因為奧古斯丁所以有 31日

男:係乜?點解關事?

女:奧古斯丁係二月減左一日,加左係八月到

男:哦?咁點解係減二月加八月呢?

女:點解減二月就唔知啦…但八月係August呀嘛,奧古斯丁咪Augustine囉

男:係wo,原來我地D神學家咁勁!

女:係囉,我都估唔到

男:咁點解二月係28日呢?照計應該都係29呀?

女:咁就唔知啦…

男:話說你份功課寫成點…

那一男一女的對話,一聽就知他們是神學生,又或在修讀神學課程。當下,筆者真的很猶豫,心想是否應和他們說兩句,免得日後罵出笑話。因為:

奧古斯丁和奧古斯都 …

About

Philodora

愛叮噹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