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星箭日誌:Build #18348 Tempo(馮彥文)

他們這樣探索創新的邊界

馮彥文表示過去做 Cubie Messenger 的時候他很少寫程式,但現在創業的公司只有他跟李紹剛兩人,所以也要寫程式。我們來看看他使用哪些工具,怎麼安排一天的工作。

馮彥文每天大約 7 點多起床,8 點半前要送女兒去上學,他表示自己並沒有特別規劃工作的時間,一直以來都是有時間就工作。工作時他會使用所謂的「番茄工作法」 — — 使用定時器將工作時間分為每工作 25 分鐘休息 5 分鐘的循環,而寫程式大約佔工作時間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不過馮彥文也說,他的工作常常是「混在一起的」,一下子看看 Twitter,一下子寫程式,一下子看 email,不會特別去區分「現在是工作」。到了 5 點的時候,他會去接女兒下課,晚上大約 11 點就寢。雖然現在因為要早起,所以不熬夜了,但他還是補了一句:「如果可以,還是會想晚點睡。」

Q:如何進入專注的狀態?

馮彥文表示自己沒有戴耳機的習慣,也不會特別要做什麼事進入專注的狀態。他解釋,由於以前寫程式採取的工作方式是 extreme programming(極限編程)這種軟體工程方法學底下的 pair programming(結對程式設計),而這種工作方式是需要兩個人經常講話、交流的,所以他一直比較沒有那種大家以為的「進入心流(flow)」的狀態。「寫程式有他藝術的部分,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花在工程面、做已知的事情,也就是比較簡單的事情,偶爾才會遇到一些難題,也就是藝術的部分,會需要一個有創意的解法,只不過這樣的狀況很少。」「大部分工具都有人做了,你要『兜』出一個解法應該都蠻簡單,而且因為新創公司的關係,我們不太會針對一個東西鑽研下去。」馮彥文說。

馮彥文(攝影/Titan)

Q:你用什麼電腦?

2015 年款 15 吋 MacBook Pro,CPU 是 2.5GHz Intel Core i7,記憶體 16GB,硬碟容量 512 GB,配備 2GB RAM 獨立顯卡。

Q:Mac 跟手機上有哪些軟體?

Mac

生產力工具

馮彥文最近碰比較多的是 Kotlin 與 TypeScript 兩種語言,寫程式主要是用 IntelliJ IDEA 與 WebStorm,這兩個是捷克軟體公司 JetBrains 出品的開發工具,Kotlin 也是他們開發的。寫文章的話,馮彥文會使用 macOS 內建的備忘錄,其他像是筆記或是公司的東西,會記在 Notion。我們在專訪文章中也有提到,他與創業夥伴李紹剛會將研究的題材全都記錄在 Notion。至於他自己個人的東西大部分會記在 Google Keep 或是寄到 Gmail。

即時通訊

馮彥文說,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用 Facebook Messenger 就好(他用的是一個把 Facebook Messenegr 包成 app 的軟體),但不同族群的朋友習慣不一樣,例如做 crypto 的比較多人用 Telegram,而有些不用 Facebook 的人會用 LINE,至於工作則是用 Slack。

網站

馮彥文接收資訊的主要管道是 Twitter,例如他不會去開發者經常造訪的 Hacker News,而是透過追蹤 Hacker News 的 Twitter 帳號。「我就 follow 那些帳號而已,通常重要的東西會自己浮上來。」(如果採訪現場有其他人在,應該會看到我大力地點頭。)此外,他們有在使用 Intercom 這個客服服務,也因此需要經常打開他們的網站。

手機

馮彥文使用的手機是 Google Pixel 2 XL,以下是他的手機螢幕截圖與他常用的手機 app。他表示 Pixel 2 已經很好用了,可能不會更新到 Pixel 3。(更新:馮彥文後來一口氣買了兩支 Pixel 3 XL。

馮彥文的手機畫面截圖(來源:馮彥文提供)

以上的 app,很大一部分與他在 MacBook Pro 常用的程式、網站有關。以前不聽 podcast 的他會開始用 Google Podcasts 是因為他最近關注 crypto 議題,podcast 有很多相關內容,但他也強調自己就只是聽 crypto 的內容,不打算聽其他類型的節目,因為他個人其實不喜歡聲音這個媒介,尤其收聽 podcast 常常有一些地方沒聽清楚或是分心,所以會再重聽一、兩次。「我不喜歡有些地方沒聽到。」另一個在手機上常用的是 Google Pay。他還說,針對車輛設計的 Android Auto 或是 iOS 的 CarPlay 其實用處不大,不如直接架著手機來得方便。

「現在 app 比較沒有什麼好玩的事。」他說。

Q:工作空間中你最喜歡的物件?

沒有,只要有電腦就好。

Q:請跟我們分享工作桌的照片

(由於工作場所不太固定,有時候馮彥文只是在自家經營的按時計費商務空間「逗點」找一間空的房間跟桌子,所以沒有工作桌的照片)

Q:寫程式時,你是用空白鍵還是 tab 鍵?

「我都用 auto format。我不太在意何時要斷行或縮排,程式寫完就讓它 auto format。」馮彥文表示,如果把工程師區分成使用 IDE 跟打開 Atom 就開始寫程式的,他不大能接受後者那一派的做法。

「大部分新的工程師不用 strongly typed(強型別)的程式語言,所以比較難 auto complete,但我用的都是 strongly typed 的語言,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 template、auto complete、format 它⋯⋯ 所以看法就不太一樣。」「很多新的工程師都不用 IDE,我覺得這就是 nonsense。這樣的工程師,你叫他 rename 一個物件,他會開始做 string replace,上下每一個都走過一次做確認。」馮彥文認為這應該要是可以自動化的。「這對我來說是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