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s Pueyo
Published in

Tomas Pueyo

冠状病毒:为何你必须马上行动

政治家,社区及商业领袖:你该在何时做何事?

本文为Tomas Pueyo所著Coronavirus: Why You Must Act Now的简体中文翻译

更新于2020年3月13日。最新加入关于遏制和缓解策略的更新。原文底部已有28个不同语言翻译的链接。如果有其他语言翻译请给原文作者Tomas Pueyo发私人信息。原文在过去一周内收到3500万浏览量。

[译者注:翻译的目的是把信息传播给更多人。留在家里,减少社会活动,减缓疫情扩散。无论你在何方,祝健康安好。如有关于本译文的建议,请留私信,谢谢。]

关于冠状病毒,也许很难决定今天该做些什么。你是否应该等待更多的信息?是否应该付诸行动?具体做些什么?

以下是这篇文章中将涉及的内容,包括大量图表、数据和模型,还有不少的数据来源:

  • 你所在的地区会有多少冠状病毒病例?
  • 当这些病例发作时,什么情况会发生?
  • 你该怎么做?
  • 什么时候?

读完这篇文章,你将明白以下信息:

冠状病毒的疫情正迎面而来。
扩散速度是指数级的:先逐渐增加,然后突然加速。
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也许一个星期。也许两个。
一旦爆发,你们的医疗系统将不堪重负。
你们的同胞将在医院走廊里受诊。
精疲力竭的医护人员将不堪重负。 有人会死去。
医护人员不得不决定哪位病人会获得氧气,而哪位病人将可能死亡。
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唯一方法就是从今天开始保持社会距离。不是明天,今天做起。
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尽可能让更多人呆在家里。

作为一个政治家、社区及商业领袖,你有力量也有责任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也许在今天你有忧虑:万一是我反应过度怎么办?大家会嘲笑我吗?他们会生我的气吗?我看上去是不是很愚蠢?等别人先采取行动不是更好吗?我的决定会对经济造成过大的伤害吗?

但在两到四周内,当整个世界都处于一级防范状态时,当你引领保持社会距离的行动,由此带给人们珍贵时间免于感染,从而让生命获得拯救的时候,人们不会批评你,他们将感谢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1. 你所在的地区会有多少冠状病毒病例

国家增长

整个世界的病例总数呈指数级增长,直至中国控制疫情。可惜后来疫情蔓延出来,现在这是一场无人能阻止的流行病。

到今天为止,主要非中国的病例出在意大利、伊朗和韩国:

韩国、意大利和伊朗病例太多,图表上难以看清其他国家的数据,让我们放大一下右下角的那个角落。

有几十个国家病例呈指数式增长。至今为止,这些大多数是西方国家。

只要这种增长率保持一个星期,会得到以下趋势:

如果想理解疫情的发展,以及如何预防它,你必须参考那些已然经历这种情况的例子:中国,有非典经验的东方国家,还有意大利。

中国

Source: Tomas Pueyo analysis over chart from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based on raw case data from the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这是最重要的图表之一。

橙色条显示的是湖北省官宣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当天多少人被确诊。

灰色条显示的则是真实的每日冠状病毒新增病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过在诊断过程中询问患者症状开始时间来取得这些信息。

至关重要的是,这些真实的病例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知。我们只能在回顾过去才发现:当人们刚开始出现症状的时候,监管机构并不知道。只有当有人去看病诊断出来了他们才会知道。

这意味着橙色条显示监管机构知道的信息,灰色条则显示真正的情况。

1月21日,新增确诊病例(橙色)数量激增:大约有100个新病例。事实上,那天有1500个新病例,增长已为指数趋势。但监管机构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所知道的只是突然出现了100个这种新病例。

两天后,武汉封城。那时候,每天新增确诊病例约为400例。请注意这个数字。监管机构在每天只有400个新病例就做出了封城的决定。而事实上,那天有2500个新病例,但他们并不知道。

第二天,湖北封闭了另外15个城市。

直至1月23日武汉封城,你可以观察图表上的灰色条:它一直在指数式增长。真实的病例正在爆发。武汉被封之后,病例增长减缓。1月24日,另外15个城市被封,真实病例数量(同样地,请看灰色条)增长继续减缓。两天后,真实病例的数量达到了最大值。自此之后,这个数字一直在下降。

需要注意的是,橙色条代表的官方新增病例仍在指数式增长:在接下来的12天里,看上去疫情仍在爆发。但事实并非如此。造成错觉的原因在于已有病例的病人症状越发严重,更多人去看医生,同时鉴别病毒的系统也越来越强大。

这个关于官方病例和真实病例比较的概念很重要,我们要记住它。

中国其他地区在中央政府的良好协调下,马上采取了决断的措施。以下是结果:

图上每条平缓的线代表一个中国地区的冠状病毒感染数据。每一个地区都有可能指数式增长。由于在一月底采取的措施,病毒的传播被阻止了。

相应地,韩国、意大利和伊朗本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参照学习。可惜他们没能借取经验。 他们的病例增长速度和湖北类似,在二月底之前就超过了中国的其他地区。

东方其他国家

韩国的病例激增,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何同样情况没有在日本、台湾、新加坡、泰国或者香港发生?

Taiwan didn’t even make it to this graph because it didn’t have the 50 cases threshold that I used.

这些国家在2003年都经历过非典,他们也都从中吸取了教训。他们明白冠状病毒的毒性和致命性,他们知道要认真对待。 这些国家很早就有病例,却没有指数式增长。

综上所述的例子,代表的剧本是首先冠状病毒爆发,政府意识到危险,并成功控制疫情。 然而,对其他国家来说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谈及其他这些国家之前,让我们看一下韩国:这个国家可能是一个异类。他们成功遏制了首30宗冠状病毒病例。31号病人是一个超级传播者,他把病毒传给了成千上万的其他人。因为病毒在发现症状之前已广为传播,监管机构意识到问题时,病毒已经扩散。韩国现在正在为此一单独病例的后果付出代价。然而,他们的遏制措施是有效的:意大利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韩国,伊朗也将在明天超过(2020年3月10日)。

华盛顿州

你已经看到了疫情在西方国家的急剧增长,以及增长率保持一周就能让局面如此糟糕。不妨想象一下,如果西方国家不能像武汉或其他东方国家那样有效遏制,疫情将会大规模蔓延。

我们一起看一些例子,如华盛顿州,旧金山湾区,巴黎和马德里。

华盛顿州就是美国的武汉。病例数呈指数增长,目前为140例。

但奇怪的是,那里早期的死亡率高得惊人。该州一度在仅有3个病例时,就出现了一个死亡病例。

我们从统计得知,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在0.5% 到5% 之间(稍后详述)。这里的死亡率怎么会有33% ?

其实病毒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已传播了数周。实际上不仅只有3个病例。然而监管机构只知道3例,而其中1例死亡。这是因为病人病情越严重,就越有被测试。

这有点像中国的橙色条和灰色条:在这里,监管机构只知道橙色条(官方病例),而且数据看起来不错:仅有3例。但实际上,可能已有成百上千的真实病例。

这就是问题:你只知道官宣病例,而不是真实的情况。但你需要知道真实的数据。 你怎么能估算呢?其实有几种方法。 我有一个数据模型,你可以用它来测试不同数据(数据模型链接在此)。

一种方法是利用死亡病例数据。如果你所在地区有人死亡,你可以用它来估算当前真实病例的数量。我们知道从感染病毒到死亡平均大约需要多长时间(17.3天)。 这意味着那位2月29日在华盛顿州死亡的人,可能在2月12日左右被感染。

我们也知道死亡率。在此我使用了1% (我们将在后面讨论细节)。这意味着在2 月12日左右,该地区已有约100例病例(而其中只有一例在17.3天后死亡)。

接下来要使用的冠状病毒的平均倍增时间(病例倍增需要的平均时间)。这数字大约是6.2天。这意味着,在此病例死亡前的17天里,病例数需要乘上8倍(2^(17 / 6))。这意味着,假设你不能诊断出所有的病例,今天的一个死亡病例也意味着至今的800个真实病例。

华盛顿州至今有22人死于本病毒。通过这个快速的计算方法,你能算出真实冠状病毒病例大约在16000个。这数字相当于意大利和伊朗官方病例的总和。

如果我们深究细节,我们会发现其中的19例死亡病例来自一个集群,这个集群可能没有广泛传播病毒。所以如果我们考虑把这19例简作1例,这样华盛顿州的总死亡人数可算成4例。用这个数字重新估算,当下的真实病例仍然有大约3000个。

另外,也可以使用Trevor Bedford的估算方法,通过观察病毒本身和它们的突变来评估目前的病例数。

估算结果是目前在华盛顿州约有1100个病例。

这些估算方法并非完美,但它们都指向同一个信息:我们不知道真实病例的数量,但是它会比官宣的数量要高得多。对于华盛顿州,病例是几千个而不是几百个,也许更多。

旧金山湾区

直至3月8日,湾区没有死亡病例。我们无法利用上面的方法估算真实病例数量。官方的数字是86例确诊。但是,美国因为没有足够的试剂盒,测试严重不足。国家原打算制造的检测试剂盒也没有成功。

以下是截至3月3日不同国家进行的测试次数:

Sources for each number here

没有冠状病毒病例的土耳其,人口检测覆盖率是美国的10倍。测试不足的情况至今仍未改善。美国进行了大约8000次测试,这意味着约有4000人接受了测试。

在这里,你可以利用官方病例数字的比例来推算真实病例。那怎么做呢? 湾区对所有旅行过或与旅行者有过接触的人进行了测试,这意味着他们知道大多数与旅行有关的病例,但不知道通过社区传播的病例。既然知道社区传播和旅行传播的分别,你可以估算真实病例的数量。

韩国有很好的数据。我看了一下,在他们有86个病例的时候,社区传播的比例是86%(86和86%这里是巧合)。

用这个比例你可以计算出 真实病例的数量。如果湾区今天有86个官方病例,真实病例的数字很可能是大约600。

法国和巴黎

法国今天宣布有1400个病例,30人死亡。使用上述两种方法,你可以推算实际的数字会在24,000到140,000之间

今天,法国冠状病毒病例的真实数量可能在24,000到140,000之间。

请允许我重复一遍:法国真实病例的数量可能比官方报告的数量高出一到两个数量级。

不相信?我们重新看看武汉的图表。

Source: Tomas Pueyo analysis over chart and data from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如果你算一下直到1月22日的橙色条,官方病例是444例。如果加起来的是所有灰色条,真实病例大约有12000例。因此,当武汉认为它有444个病例时,它其实有27倍多的病例。如果法国认为它有1400个病例,那么很可能它其实有数万个病例。

同理可算巴黎的数字。这个城市里有大约30个病例,真实的病例数则可能在数百,又或者是数千。 巴黎大区有300例病例,该地区的真实病例总数可能已超过数万例。

西班牙和马德里

西班牙的病例数量与法国非常相似(1200例对1400例,两国都有30例死亡)。这也意味着同样的推论是有效的:西班牙可能已经有超过20000个的真实病例。

马德里自治区地区有600例官方病例和17例死亡病例,真实的病例数可能在10000到60000之间。

如果看了这些数据,你的感觉是:“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请考虑一下:在同样数量级的官方病例数时,武汉已经封城了。

在达到今天美国、西班牙、法国、伊朗、德国、日本、荷兰、丹麦、瑞典或瑞士等国家的官方病例数时,武汉已经封城了。

如果你对自己说:“那个,湖北只不过是一个地区” 。那么让我提醒你一下,湖北有将近6000万人口,比西班牙还要大,和法国差不多。

2. 当这些冠状病毒病例发作时,什么情况会发生?

综上所述,冠状病毒已然存在。它藏了起来,并且呈指数增长。

当疫情发生时,我们的国家会发生什么情况? 这容易明白,因为我们已看到好几个地方发生这种情况。 最好的例子,在湖北和意大利。

死亡率

世界卫生组织(WHO)汇报的死亡率(感染冠状病毒后死亡的比率)是3.4% 。这个数字有点不准确,让我来解释一下。

不同国家和时间点的死亡率不一样:从韩国的0.6%到伊朗的4.4%。那到底什么影响这个比率?我们来分析一下。

有两种方法计算死亡率,一种是死亡病例数目/总病例数目,另一种是死亡病例数目/结案病例数目。第一个方法可能出现被低估的结果,因为许多未决的病例最终可能导致死亡。第二个方法则会高估,因为死亡病例结案一般比恢复病例结案来得更快。

我所做的是观察这两种方法得到的比率随着时间推移如何演变。 一旦所有病例都结束,这两个方法将会汇集到相同的最后结果。所以,如果根据过去的趋势,你可以预测未来最终的死亡率大约是多少。

这就是你看到的数据。中国的死亡率现在在3.6%到6.1%之间。如果预测未来,这数字看起来最终会汇集到大约3.8%-4%。这是目前估计的两倍,比流感严重30倍。

这个数字,包含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现实:湖北和中国其他地区。

湖北的死亡率可能汇集到4.8%,而中国其他地区的死亡率则会汇集到0.9%:

我也为伊朗、意大利和韩国制作了数据图表,这几个国家的死亡人数已上升到有统计意义的区间。

伊朗和意大利的死亡病例数目/总病例数目都在3%-4%之间。我猜他们的最终数字也在附近。

韩国是最有趣的例子,因为这两个方法算出的数字完全脱节:死亡病例数目/总病例数目只有0.6% ,但死亡病例数目/结案病例数目却高达48% 。我的看法是韩国有几个特别的地方。首先,他们几乎测试了所有人(因为有这么多的未结病例,死亡率变得很低),同时延长了未结病例的观察时间(相对的当病人死亡时,他们能很快结案)。 其次,他们的病床数目较高(见表17.b)。之外也许还有其他我们未能了解的原因。关键的是,他们的死亡病例数目/总病例数目自始就一直徘徊在0.5%,看来这比率会一直保持下去,这大概是医疗保健系统和危机管理取得的效果。

最后一个相关的例子是钻石公主号游轮:总共706例确诊,6例死亡,100例康复,死亡率将在1%到6.5%之间。

要注意的是,每个国家的年龄分布会对此产生影响:由于老年人的死亡率比其他人高得多,像日本这样的老龄化国家平均来说会比尼日利亚这样的年轻国家受到的打击更大。另外还有天气因素,特别是湿度和温度,虽然我们还不清楚这些因素如何影响传播和死亡率。

以下是你可以得出的结论:

  • 排除年龄和天气因素,有准备的国家的死亡率在0.5%(韩国)到0.9%(中国湖北之外地区)之间
  • 那些不堪重负的国家的死亡率将在3%-5%之间

换句话说:迅速采取行动的国家可以将死亡人数减少十倍。这还只是单单考虑死亡率的角度。迅速行动同时大大减少了病例,这是毋庸置疑的。

迅速采取行动的国家至少将死亡人数减少10倍。

那么,一个国家需要准备些什么呢?

系统面临的压力是什么

所有的病例中,约20%需要住院治疗,5%的病例会需要重症监护室(ICU),其中大约2.5%的病例需要更严重的照顾帮助,譬如呼吸机又或体外膜肺氧合(ECMO)。

问题是,像呼吸机和体外膜肺氧合这样的产品不容易生产或购买。举个例子,几年前整个美国总共有250台体外膜肺氧合机器。

假设突然有10万人感染病毒,他们中的许多人会接受检测。其中,约20000人需要住院治疗,5000人需要 ICU,1000人需要我们存货不足的机器。这还只是10万个病例的情况。

而这还没有考虑到别的问题,比如面具。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的口罩存货只有医护人员需要的1%(35亿的需要 对比 1200万 N95和3000万外科口罩存货)。如果大量病例同时出现,口罩只能满足2周

日本、韩国、香港和新加坡等国家,以及湖北以外的中国地区,一直在准备和尽量给予病人所需的护理。

但其他西方国家更像是重蹈湖北和意大利的覆辙。这两个地方面对着什么问题?

不堪重负的医疗系统是什么样子

湖北的情况和意大利逐渐变得惊人地相似。湖北省十天内建成了两家医院,但即便如此,系统还是不堪重负。

在这两个地方,抱怨都是医院挤满了病人。他们不得不挤在任何地方:走廊、候诊室…

I heavily recommend this short Twitter thread. It paints a pretty stark picture of Italy today

因为装备不足,医护人员穿同一件防护装备工作很长的时间。 也因此,他们很长时间里一直不能离开感染区域。当他们这样保持这样的工作状态,他们会崩溃,他们会脱水,他们会筋疲力尽。轮班已不复存在,已退休的人被迫重返岗位以满足需求。那些对护理了解不多的人在一夜之间被训练承担关键职能。每个人都必须随叫随到,不管何时何地。

Francesca Mangiatordi, an Italian nurse that crumbled in the middle of the war with the Coronavirus

这种状况会继续直到他们生病。而因为他们经常暴露在病毒之下,没有足够的保护装备,生病的情况经常发生。他们一旦生病,需要被隔离14天,而在此期间他们无法工作。失去两周还是最好的结果。 最坏的结果是,他们失去了生命。

最糟糕的是在 ICU,病人需要分享呼吸机或体外膜肺氧合。但这些机器实际上是不可能共享的,因此医疗工作者必须决定哪些病人将使用它。 这个决定,实际就意味着,哪个人活着,哪个人死去。

“几天后,我们必须做出选择。 […]不是每个人都能插管,我们将根据年龄和健康状况来决定。” ー意大利医学博士 Christian Salaroli。

Medical workers wear protective suits to attend to people sickened by the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of a designated hospital in Wuhan, China, on Feb. 6. (China Daily/Reuters), via Washington Post

所有这些,就是促使系统的死亡率从0.5%下降到4%的原因。如果你希望你的城市或者你的国家成为4%那类系统,那你今天就不需要行动起来。

Satellite images show Behesht Masoumeh cemetery in the Iranian city of Qom. Photograph: ©2020 Maxar Technologies. Via The Guardian and the The New York Times.

3. 你该怎么做?

把曲线拉平

这已成为一场流行病,不可能被消灭,但我们能做的是减少它的影响。

一些国家在这方面堪称典范。最好的例子是台湾。它与中国大陆联系极其紧密,但截至目前,仍仅有不到50个病例。这篇最近的论文解释了台湾早期采取的所有措施,主要措施都集中在遏制上。

他们有能力遏制它,但大多数国家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也没能做到成功的遏制。现在,这类国家在使用一个不同的战略:缓解。他们需要尽量让这种病毒不具进攻性。

如果我们能尽可能地减少感染,我们的医疗系统将能够更好地处理病例,从而降低死亡率。同时,如果我们能持久抗衡,接种疫苗会被发明生产,社会群体可以接种从而完全消除风险。所以我们的目标不是消灭冠状病毒传染,而是去推迟感染的机会。

Source

我们越能延迟病例的发生,医疗保健系统就能运转得越好,死亡率也就越低,更多的人就最终能在感染之前接种疫苗。

那么,我们怎么做才能把曲线拉平呢?

社会距离

有一件非常简单并且有效的事情,我们都做得到:保持社会距离。

再看一次武汉的图表,你会看到封锁一开始,病例数目就下降了。这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没有互动,病毒也无法传播。

目前的科学共识是,当有人咳嗽时,这种病毒会在2米(6英尺)内传播。如果在距离之外,飞沫会落到地上,不会感染你。

更加严重的感染渠道是物体表面:病毒在不同的表面,如金属、陶瓷和塑料表面能存活9天。这意味着像门把手、桌子或电梯按钮这样的表面可能会是可怕的传染媒介。

真正减少这种情况的唯一方法是与社会保持距离:让人们尽可能多地呆在家里,直到这种情况消失为止。

这个方法在过去已经被实战证明有效。具体来说,那是美国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

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经验

你可以看到,费城并没有迅速采取行动,从而在死亡率上达到了一个巨大的峰值。相对的例子,是迅速反应的圣路易斯和他们的低死亡率。

下面再看看丹佛,他们制定了一些措施,然后又放松了。结果是有两个峰值,第二个比第一个还高。

如果你总结一下,你会发现:

从这张图表可以看到,对于1918年的美国流感,每个城市的死亡人数取决于采取措施的速度。例如,像圣路易斯这样的城市,比匹兹堡早6天采取措施,结果是每十萬人口的死亡人数减少一半有多。平均而言,提早20天采取的措施,会让死亡率减半。

意大利也终于明白到这一点。他们在周日封锁了伦巴第,一天后的周一,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定封锁整个国家。

希望我们能在未来的日子里看到这决定带来的结果。然而,结果需要一到两周的时间。还记得那张武汉的图表:从宣布封锁的那一天到官宣病例(橙色条)开始下降的那一天,之间有12天的延迟。

政治家如何帮助人们保持社会距离?

当下,政治家们问自己的问题,并不是他们是否应该做些什么,而是他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控制流行病有几个阶段,从预期开始直至根除为止。但是现在来说,大多数选项已然太晚。在这个数量级的病例面前,政客们面前唯二的选项是遏制和缓解。

遏制

遏制的做法,是确保所有的病例被识别,控制和隔离。这就是新加坡、香港、日本和台湾做得很好的地方:他们迅速限制入境人员,识别病人并立即隔离,使用重型防护装备保护他们的卫生工作者,跟踪他们所有的联系人,隔离他们… 如果你准备充足,并且一早开始,这种方法非常有效,甚至不会牺牲你的经济。

上面我已经赞许过台湾的做法。但中国的情况也不错。它对控制病毒的动员能力令人难以置信。例如,他们成立了多达1800个5人小组,每个小组跟踪每一个被感染的人,然后每一个这些人接触过的人,再接着每一个这些人接触过的人,并且隔离所有这些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在一个十亿人口的国家中控制病毒。

西方国家没有这么做,现在也已经太晚。美国最近宣布禁止大多数欧洲旅客入境,这是一项遏制措施。实施的时候,美国的病例已经是湖北封锁时候的3倍,而且呈指数增长。如何能知道这措施是否足够遏制疫情?看看武汉的情况,我们就知道了。

Link to source

这张图表显示了武汉旅游禁令对延缓疫情的影响。气泡大小表示每天的病例数。最上面一行的是如果什么都不做时的情况。另外两行显示了如果旅客减少40%和90%时的影响。这是一个由流行病学家创建的模型,因为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

如果你看不出上面几行有什么不同,你是对的。减少旅客对这种流行病扩散的影响不大。

总的来说,研究人员估计,武汉的旅游禁令只是推迟了疫情在中国3–5天的扩散

那么研究人员觉得减少病毒传播对疫情的影响呢?

最上面的区块和你之前看到的一样。另外两个区块则显示了传播率下降时的病例情况。如果传播率下降25%(通过保持社会距离),曲线就会变平,峰值也会推迟整整14周。如果传播率减少50%,你甚至在三个月里看不到疫情蔓延。

美国政府的欧洲旅行禁令是一个好的决定:它可能为我们争取了几个小时,也许一两天。但不会更多。这是不够的。这是遏制措施,但我们当前需要的是缓解。

一旦人群里成百上千的病例不断增加,尝试阻止更多的病例,跟踪现有病例并且隔离他们的联系人,这些措施已经不够了。下一个级别,是缓解。

缓解

缓解的关键措施,是采取严厉的社会距离措施。人们需要停止社交活动,从而降低病毒传播率(R) ,从没采取措施时候的病毒传播R=~2–3,减到低于1,令其最后消亡。

这些措施会关闭公司、商店、公共交通、学校、强制封锁… 你的现状越糟糕,社会距离措施就需要越严厉。如果你越早能采取严厉措施,需要保持这些措施的时间就越短,也容易发现酝酿中的病例,最终感染的人也就越少。

这就是武汉不得不做的。这也是意大利被迫接受的。因为当病毒已经肆虐,唯一的措施就是封锁所有受感染的地区,立即停止传播。

面对数以千计的官方病例,或者说数以万计的真实病例,这正是伊朗、法国、西班牙、德国、瑞士或美国等国家需要做的。

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一些企业让员工在家工作,这非常好。
一些大型活动被阻止。
一些受影响的地区正在进行自我隔离。

所有这些措施都将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这些措施将把传播率从2.5减到2.2,也也许是2。但是它们不足以让我们在一个持续的时间内低于1,从而阻止这种流行病。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至少需要让传播率尽可能长地接近1,以拉平这条曲线

所以问题就变成了:我们可以做出什么样的权衡以减低R值?意大利在我们面前做了示范:

  • 除家庭或工作原因,任何人不能进出封锁区域
  • 避免区域内的活动,除非紧急个人或工作原因无法推迟
  • “强烈建议”有症状(呼吸道感染和发烧)的人留在家中
  • 医护人员暂停标准休假
  • 关闭所有教育机构(中小学,大学…),体育馆,博物馆,滑雪场,文化和社会中心,游泳池和剧院
  • 酒吧和餐馆实行限定营业时间,从早上6点到下午6点,人与人之间至少有1米(约3英尺)的距离
  • 所有的小酒馆和俱乐部必须关闭
  • 所有商业活动必须保持客户之间保持一米的距离。无法实现这一目标的公司必须关闭。寺庙可以保持开放,只要他们可以保证这个距离
  • 限制医院里家人朋友访客时间
  • 延迟工作会议,鼓励在家工作
  • 所有公开或私下的体育活动和比赛都被取消。重要的活动可以关起门来举行

两天后,他们补充道“不,事实上,所有非紧急性的业务必须关闭。所以现在我们停止了所有的商业活动,关闭了办公室,咖啡馆和商店。只有公共交通、药店和杂货店会继续营业。”

有一种方法是逐步加强措施。可惜的是,这给病毒传播提供了可乘之机。如果你想要你的国家或城市安全,那就得用武汉的方式。人们现在可能会抱怨,但他们以后会感谢你。

商业领袖如何帮助人们保持社会距离?

如果你是一个商业领袖,而你想知道你该怎么做。最好的资源在这里可以找到: Staying Home Club

这是美国科技公司制定的一系列社会距离政策,迄今为止已有328项。

里面的范围从允许到必需在家工作的情景,以及需受限制的访问、旅行或活动。

每个公司还有更多事情必须决定。比如如何处理时薪工作人员,是否保持办公室开放,如何进行面试,如何处理自助餐厅… 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公司 Course Hero 如何处理其中一些事情,以及如何向你的员工发布公告,这里是我的公司的范本这个链接是只读版本)。

4. 什么时候?

很可能你已经同意了我至今说的所有观点,并且从一开始就想知道何时应做出每个决定。换句话说,对于每项措施,触发点是什么。

基于风险的触发因素模型

为解决这个问题,我创建了一个模型本链接是拷贝)。

这个模型让你能够评估你所在地区的可能病例数量,你的员工已被感染的概率,随着时间推移情况会如何发展,以及告诉你是否可以继续营业。

它让我们推算出:

  • 华盛顿州3月8日有11人死于冠状病毒,如果你在华盛顿州的公司有100名员工,那么至少有25%的机会你有员工已被感染,办公室应该立即关闭。
  • 如果你250名员工的公司员工主要分布在南湾(圣马特奥和圣克拉拉县总共在3月8日有22例官方病例,实际病例应至少有54例),在3月9日有约2%的机会至少一名员工已被感染,办公室也应该关闭。
  • [更新于3月12日] 如果你在巴黎市内的公司有250名员工,今天已经有95%的机会至少一名员工已感染冠状病毒,你明天就应该关闭办公室。

模型使用“公司”和“雇员”等标签,但模式同样可以应用于其他任何场景:中小学校、公共交通… 所以如果你在巴黎只有50名雇员,但他们都乘坐火车,和成千上万的其他人相遇,突然间他们中至少有一人感染的可能性要增高许多,你应该马上关闭你的办公室。

如果你仍然犹豫不决,只是因为还没有人有症状,请你意识到26%的人在症状出现前就感染了

你是领导联盟中的一员吗?

上面的数学模式是自私的。每家公司考察自己的风险,也承担一定量可承担的风险,直至不可避免的冠状病毒之锤关闭我们的办公室。

但如果你是商业领袖或政治家联盟中的一员,你的计算将不是针对一家公司,而是针对整个集团。数学模式将变为:我们这些公司其中一些被感染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你是在旧金山湾区的一个50家公司的集团,每间公司平均250名员工,有35%的可能性至少其中一家公司的员工已感染了冠状病毒,发展到下周这可能性将是97%。我在模型中添加了一个标签来处理这个问题。

结论:等待的代价

要今天做出决定,可能会让人感到恐惧,但你别这样想。

这个理论模型展示了不同的社区:一个社区没有采取保持社会距离的措施,一个在疫情爆发的第 n 天采取措施,另一个在第 n + 1天采取措施。所有这些数字都是完全虚构的(我选择这些数字是为了模拟湖北发生的情况,最糟糕的时候每天新增约6000个病例)。模型是为了说明,每一天对于某些呈指数增长的事件是多么重要。还有,那一天的延迟令峰值来得更高也更晚,但随后每天的新增病例最终收敛为零。

但累积病例数字又如何呢?

这个大致类似湖北的模型显示,等多一天令累积病例多出40%!所以,也许如果湖北当局宣布1月22日封锁,而不是1月23日的话,病例数量可能会减少惊人的2万例。

请记住,这些只是病例。 如果考虑死亡率,那会高得多。因为不仅会直接增加40%,医疗系统的崩溃程度也会更高,这导致死亡率比我们之前看到的会高出10倍。因此,早一天执行社会距离措施,就有可能大幅减缓病例和死亡案例指数式增长。

这是一个指数级的威胁,每一天对我们都很重要。当你推迟一天做一个决定,影响可能不是仅仅几个病例。在你的社区里,可能已经有成百上千的病例了。没有社会距离的每一天,病例数目会继续指数式增长。

分享话语

这可能是过去十年里,我分享的唯一的可能拯救生命的文章。大家需要理解这点,以避免一场灾难。 现在,就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

--

--

Insights about Growth, including Coronavirus Growth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Allen Deng

Allen Deng

More from Medium

Language and Culture: The Creolization of Sheng

Thoughts 4

Why Volleyball Is The Best Team Sport

Why Is Self-Injury Behavior Taking Over The Teens Today?

A depressed teenager, a victim of self-h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