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宴之後的薙髮游戲

【橘霸夜訪紅樓】- 09-
★橘霸第一猜想 -系列文★(2)

薙髮游戲。

許多版本已無。夢覺本也刪了。 但是脂本石頭記, 卻保留了這一段 ,這段在著名的怡紅壽花宴完了第二日 ,接在妙玉以檻外人拜見寶玉之後的第六十三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 死金丹獨艷理親喪】 :

『。。。寶玉回房寫了帖子,上面只寫“檻內人寶玉熏沐謹拜”幾字,親自拿了到櫳翠庵,只隔門縫兒投進去便回來了。
因又見芳官梳了頭,挽起攥來,帶了些花翠,忙命他改妝,又命將周圍的短發剃了去,露出碧青頭皮來,當中分大頂,又說:“冬天作大貂鼠臥兔兒帶,腳上穿虎頭盤雲五彩小戰靴,或散著褲腿,只用淨襪厚底鑲鞋。”又說:“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別致。”因又改作“雄奴”。芳官十分稱心,又說:“既如此,你出門也帶我出去。有人問,只說我和茗煙一樣的小廝就是了。』

這段描寫著寶玉拜見妙玉之後 就要芳官易髮改裝,還將『周圍的短發剃了去,露出碧青頭皮來,當中分大頂』。。。這種形式無疑是清朝男子薙髮形式 。接著又要芳官改名,叫做『雄奴』。

這個奇妙的轉折寫在妙玉自稱『檻外人』,而寶玉變成『檻內人』之後 。

所謂『檻內外』?? 我們可以從康熙有個很有名歷史事件『拜褥事件』,來稍微了解皇家體制:

《拜褥事件》
康熙三十三年,按照索額圖吩咐,禮部向皇帝奏報愛新覺羅氏皇帝家祭安排,提及把太子胤礽的拜褥也放在大殿的門檻之內。這無疑是對康熙帝的一種試探:太子已長大成人,可以接替皇帝辦理一些事情了。康熙當即指示禮部尚書沙穆哈:皇太子的拜褥應當放置門檻之外,不能放在門檻之內。被夾在皇帝和太子胤礽、索額圖之間的沙穆哈,既不敢違拗聖意,又不好向太子和索額圖交待,就請求把他們的話全部記錄在案,結果被康熙罷了官。

事件中,太子是『檻外人』, 在體制中,只有天子皇帝才可以是『檻內人』。我們先把這個事件放在心上, 先略過不表,當然你也可以猜測就是影射這個事件,或是一笑置之。

我們繼續回到越來越奇怪的石頭記正文:

『芳官笑道:“我說你是無才的咱家現有幾家土番,你就說我是個小土番兒。況且人人說我打聯垂好看,你想這話可妙?”』 『寶玉聽了,喜出意外,忙笑道:“這卻很好。我亦常見官員人等多有跟從外國獻俘之種,圖其不畏風霜,鞍馬便捷。既這等,再起個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況且這兩種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晉唐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們有福,生在當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聖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億兆不朽,所以凡歷朝中跳 猖獗之小醜,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頭緣遠來降。我們正該作踐他們,為君父生色。”』

芳官說自他剃髮男裝,改名雄奴之後,就當個小吐蕃跟在寶玉旁邊 。寶玉就很開心得認為,現在的官員很多都有這種外國獻俘的隨從 。又說了『耶律 匈奴』這兩種人自古為中國猖獗的外患, 但是在今日卻不廢一干戈就來投降。要趁機 — 這個『趁機』,是趁著芳官變成寶玉的外族隨僕之際 ,用芳官的雄奴化身當作目標,寶玉要來作賤一下替祖宗長臉 。

請接著看

『芳官笑道:“既這樣著,你該去操習弓馬,學些武藝,挺身出去拿幾個反叛來,豈不進忠效力了。何必借我們,你鼓唇搖舌的,自己開心作戲,卻說是稱功頌德呢。”』

才看寶玉有點憤愾,有些男子氣概了,雪芹就急轉直下滅了火。寶玉的仁懦個性,也只是藉機出出氣而已 ,芳官就笑寶玉的沒志氣只耍嘴皮子 。這麼愛國,怎麼只演個愛國戲(芳官是戲子) ?不真的拿起刀槍上馬 為國拼殺?

不料寶玉回答

『寶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賓服,八方寧靜,千載百載不用武備。咱們雖一戲一笑,也該稱頌,方不負坐享升平了。”』

寶玉解釋, 由於現在天下太平 百年不用武 ,隨然嘻笑怒罵 , 也要感謝無需用武的太平之世 。

這段憤愾撻伐奇怪之文在寶玉的稱頌下,又恢復平和之筆。這段文字時在奇怪。而隱隱透漏一件事情 :政局已經底定 。

書寫此文,想必清朝已經安定百年了,的確是來到乾隆朝代 。因此石頭記書寫時間應該是乾隆朝沒錯 。我接下來的文章會提出 一些石頭記梗的葫蘆 。是一些清朝前期的,更可以證明石頭記吸收精華後才書寫而成。

在此先略過不表。

看官, 我們繼續看下去。 且看寶玉狡辯完之後,

『芳官聽了有理,二人自為妥貼甚宜。寶玉便叫他“耶律雄奴”。』

從文中看起來 ,寶玉這樣應該是假裝把外族當作奴僕來出氣 。那麼他的書中的現實應該是外族都把漢族當奴僕。

『究竟賈府二宅皆有先人當年所獲之囚賜為奴隸,只不過令其飼養馬匹,皆不堪大用。』

這段有趣! 看似平淡的幾句話, 卻也指示了賈家之中, 僕跟奴還有伶, 是不同的。在賈家的真奴隸,是不堪用,不能當雄奴帶在身邊玩 。 接下來的雄奴游戲又有人加入了,是帥氣的湘雲跟葵官。 :

『湘雲素習憨戲異常,他也最喜武扮的,每每自己束鑾帶,穿折袖。近見寶玉將芳官扮成男子,他便將葵官也扮了個小子。那葵官本是常刮剔短發,好便於面上粉墨油彩,手腳又伶便,打扮了又省一層手。』

接著 ,李紈探春是把寶琴的荳官改了 :

『李紈探春見了也愛,便將寶琴的荳官也就命他打扮了一個小童,頭上兩個丫髻,短襖紅鞋,只差了塗臉,便儼是戲上的一個琴童。』

這時他們的名字也有了:

『湘雲將葵官改了,換作“大英”。因他姓韋,便叫他作韋大英,方合自己的意思,暗有“惟大英雄能本色”之語,何必塗朱抹粉,才是男子。』
『荳官身量年紀皆極小,又極鬼靈,故曰荳官。園中人也有喚他作“阿荳”的,也有喚作“炒豆子”的。寶琴反說琴童書童等名太熟了,竟是荳字別致,便換作“荳童”。』

這裡要注意看 ,

葵官頭髮剃了。但是荳童沒有, 因為他是小童 。現實的情況,剃髮令不管小童的。

『荳童』、『炒豆子』、『韋大英』。。。這些再取的名字都被強調,但是今天已經不知道意思 。不過想想 這取名有點意思:

寶玉配雄奴 湘雲委大英

想想, 身邊的人有如配件 ,是否也可以表示身份?也可以暗示許嫁??

接下來的作者還藉著尤氏點出來香菱,蕊官也在那裡 ,把佩鳳偕鴛加上那些『青年姣憨女子』作為一類『方以類聚,物以群分』:

『因飯後平兒還席,說紅香圃太熱,便在榆蔭堂中擺了幾席新酒佳肴。可喜尤氏又帶了佩鳳偕鴛二妾過來游頑。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過來的,今既入了這園,再遇見湘雲、香菱、芳、蕊一干女子,所謂“方以類聚,物以群分”二語不錯,只見他們說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裡,只憑丫鬟們去伏侍,且同眾人一一的游頑。』

先說《榆蔭堂》 ,查到麻性家譜,麻姓的主要堂號是“榆蔭堂”。

這裡有個典故: 麻家有個主要人物:麻希孟。

宋朝時有麻希孟,年90歲。當時太宗召見天下年老的人,所以麻希孟就到了金殿之上。他向皇帝提出了許多建議,多被采納。後來太宗賜給他金(當官的印)紫(印上的帶子),任他作工部侍郎,他辭退不作。

麻氏因為他的事蹟,因此又有堂號《金紫堂》。

奇怪。

石頭記竟然這裡特別紀錄了一個『麻』性的重要堂號。
暗自記下。不表。

行文下來,石頭記的文筆越走越奇妙:

『一時到了怡紅院,忽聽寶玉叫“耶律雄奴”,把佩鳳、偕鴛、香菱三個人笑在一處,問是什麼話,大家也學著叫這名字,又叫錯了音韻,或忘了字眼,甚至於叫出“野驢子”來,引的合園中人凡聽見無不笑倒。寶玉又見人人取笑,恐作踐了他,忙又說:“海西福朗思牙,聞有金星玻璃寶石,他本國番語以金星玻璃名為‘溫都裡納’。如今將你比作他,就改名喚叫‘溫都裡納’可好?”芳官聽了更喜,說:“就是這樣罷。”因此又喚了這名。眾人嫌拗口,仍翻漢名,就喚“玻璃”。』

『耶律雄奴』、『野驢子』都出來了 ,並且要大家改叫耶律雄奴為『溫都裡納』 — 『“海西福朗思牙,聞有金星玻璃寶石,他本國番語以金星玻璃名為‘溫都裡納’』

也就是寶玉要大家叫『耶律雄奴』為『金星玻璃』,最後乾脆就直接是『玻璃』。

從前文知道寶玉的泄忿作賤說 ,因此寶玉這段話肯定就是來調皮的。

因此把眾人笑倒了。

這篇橫然生出的章節 ,應該是石頭記中最奇怪的地方 ,怕是杜撰,卻又只有脂本有 ,又接下來竟然又以『芍藥』花令為接續 。

請看:

『閑言少述,且說當下眾人都在榆蔭堂中以酒為名,大家頑笑,命女先兒擊鼓。平兒采了一枝芍藥,大家約二十來人傳花為令,熱鬧了一回。因人回說:“甄家有兩個女人送東西來了。”探春和李紈尤氏三人出去議事廳相見,這裡眾人且出來散一散。』

再接下來的這段,有看過《金瓶梅》的知道 ,又是《金瓶梅》的葫蘆了:

『陳經濟打潘金蓮秋千。』

石頭記這段是有性暗示的,最後還怕掉下『黃子』,令人匝舌!

『佩鳳偕鴛兩個去打秋千頑耍,【庚辰雙行夾批:大家千金不令作此戲,故寫不及探春等人也。】寶玉便說:“你兩個上去,讓我送。”慌的佩鳳說:“罷了,別替我們鬧亂子,倒是叫‘野驢子’來送送使得。”寶玉忙笑說:“好姐姐們別頑了,沒的叫人跟著你們學著罵他。”偕鴛又說:“笑軟了,怎麼打呢。掉下來栽出你的黃子來。”佩鳳便趕著他打。』

由於尤是龍的簡寫草寫,尤氏有龍氏的暗示,皇后的暗示 ,所以當然他的侍者叫做佩鳳偕鴛,更是呼應了皇城後宮的暗示。 這段怪文裡,是否暗示著『野驢子』侵占了後宮??

這個故事寫到這裡 ,劇情急轉直下:

『正頑笑不絕,忽見東府中幾個人慌慌張張跑來說:“老爺賓天了。”眾人聽了,唬了一大跳,忙都說:“好好的並無疾病,怎麼就沒了?”家下人說:“老爺天天修煉,定是功行圓滿,升仙去了。』

這個賈敬的死狀也是紅樓夢中許多人議論猜測 ,跟雍正死亡有關系或是暗示之處 ??橘爸在此並不評論 。不過,若是要回到歷史與禮數上的『檻』的意義,寶玉既然要當『檻內人』 ,老爺必得臏天。

再繼續:

『”尤氏一聞此言,又見賈珍父子並賈璉等皆不在家,一時竟沒個著已的男子來,未免忙了。只得忙卸了妝飾,命人先到玄真觀將所有的道士都鎖了起來,等大爺來家審問。』

老爺死了鎖起玄真觀所有道士。。。。

『一面忙忙坐車帶了賴升一干家人媳婦出城。又請太醫看視到底系何病。大夫們見人已死,何處診脈來,素知賈敬導氣之術總屬虛誕,更至參星禮鬥,守庚申,服靈砂,妄作虛為,過於勞神費力,反因此傷了性命的。如今雖死,肚中堅硬似鐵,面皮嘴唇燒的紫絳皺裂。便向媳婦回說:“系玄教中吞金服砂,燒脹而歿。”』
『。。。眾道士慌的回說:“原是老爺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壞事,小道們也曾勸說‘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爺於今夜守庚申時悄悄的服了下去,便升仙了。這恐是虔心得道,已出苦海,脫去皮囊,自了去也。”』

原來是亂修道法, 導致身體已虛,最後的吞金服砂, 才是真正死因 。死狀是:肚中堅硬似鐵,面皮嘴唇燒的紫絳皺裂,燒脹而歿。這個死狀,讀者弱多點心眼,會不會聯想到跟清朝某位皇帝死狀類似??

第六十三回 處處轉折,這段薙髮游戲從脂本跑出來, 絕對不是無中生有 。這麼勁爆的辱罵 訊息 ,當然得刪。

此段夾在花宴 ,檻內外人 以及賈敬之死之中,這章節細節玄秘異常,地位不應低於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龍禁尉 。

預知後事如何
請見下回分解

橘霸第一猜想:【石頭記】為《春秋》脂評為《左傳》

系列文1-【石頭記】為《春秋》脂評為《左傳》
系列文2- 花宴之後的薙髮游戲
系列文3- 何謂《春秋筆法》?
系列文4-【幽夢影】法門
系列文5-【紅樓夢】到底是不是隱寫史書?

【橘霸夜訪紅樓】目錄★

附錄一 有關薙髮令★

清朝頒發薙髮令數次,次次都是腥風血雨。

簡單紀錄一下 :

1.清朝入關前皇太極就已經施行。
 最早投降者都有剃髮:李永芳、孔有德、祖大壽、洪承疇

2.入關後兩次頒布者都是多爾袞 。
第2次多爾袞要求多鐸在江南施行(曹寅所在的部隊)

3.多處反抗 多處血腥屠城 : 順治二年八月二十日,江陰城破,清兵大屠殺三日。 江陰是傳說中《姑妄言》作者的故鄉 嘉定三屠第一次大屠殺發生

4.《研堂見聞雜記》一書的作者認為清代剃髮易服之禍並非出自執政者殘暴,而是山東進士孫之獬貪圖富貴的私心所造成。

據該書所說,清朝入主中原後,衣冠一仍漢制。孫之獬主動剃髮易服,希望能獲得統治者歡心。結果滿人認為他是漢人,不讓他站在滿洲人列中,漢人認為他穿著滿州裝,也不讓他站在漢人列中。孫之獬又羞又怒,故而上書建議全面實行剃髮易服。

5.剃髮有十從十不從之說

男從女不從:男子剃頭梳辮子,女子仍舊梳原來的發髻以及保留原有的服飾。
生從死不從:生前要穿滿人衣裝,死後則可服明朝衣冠。
陽從陰不從:既然“生從死不從”,陰司的事,像做佛事超度、描繪死者遺容等,都仍按漢族傳統佛道教習俗辦理,不從旗人習俗。
官從隸不從:官員須頂戴花翎、身穿朝珠補褂馬蹄袖的清代官服,但役隸依舊是明朝的紅黑帽打扮。
老從少不從:孩子年少,不必禁忌,但一旦成年,則須按旗人的規矩辦。
儒從而釋道不從:即在家人降,出家人不降。在家人必須改穿旗人的服裝,並剃發留辮。出家人不變,仍可穿明朝漢式服裝。
娼從而優伶不從:娼妓穿著清廷要求穿著的衣服,演員扮演古人時則不受服飾限制。
仕宦從婚姻不從:官吏管理按清朝典制,婚姻禮儀保持漢人舊制。
國號從官號不從:國號由明改成清,但官號沿用明代的六部九卿,總督巡撫等。
役稅從文字語言不從:差役稅捐,悉從滿制。但文字語言不改,仍用漢語。

★附錄二 手抄脂本有紀錄薙髮令的文本★

庚辰本
列藏本已刪
蒙古王府本仍存在此段
戚序本仍存在

★ 參考文獻★

1. 剃髮易服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9%83%E9%AB%AE%E6%98%93%E6%9C%8D

2. 什麼是拜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917203

3. 從“福朗思牙”一詞看《紅樓夢》作者為杭州西溪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3fc720101dtnd.html

4.[問題] “海西福朗思牙”是西班牙嗎 
http://www.ptt.cc/man/Redology/D1E0/DAC3/M.1139812126.A.3B8.html

5.溫都裡納/venturina — — 芳官的洋名字 
http://gatorientes.blog.hexun.com/16913710_d.html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